叶淑兰:中国国际话语权的辩证思考

爱尚58小说网

2020-01-11

叶淑兰:中国国际话语权的辩证思考

按照河北省委、省政府批复的《长城新媒体集团组建方案》,长城网基本定位为权威媒体、政务平台、民生网站,旨在打造全国知名新闻门户网站和河北民生服务第一网络窗口,搭建党委、政府与人民群众沟通互动新平台、电子政务新平台、舆论引导和政策解读新平台。

叶淑兰:中国国际话语权的辩证思考

大国成长必然要经受“风口浪尖”的洗礼,承受“高处不胜寒”的考验。

大国成长也必然存在各种问题,需要坦诚面对,以建设性姿态加以改进,把来自守成国心理反弹带来的舆论压力转化为成长的动力。老子云:“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充满了事物相克相生、矛盾转化的辩证思想,这对于探讨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软与硬话语权本质上是一种软实力。

占据话语权高地,有助于提高我国国际谈判能力,塑造和平外交形象。

特别在敏感问题上,更需要使用话语的力量,以“天下之至柔,驰骋于天下之至坚”。国家硬实力是话语权的物质基础和前提条件。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金融话语权的提升便是建立在经济实力增长基础之上。

一个国家,某方面的硬实力差强人意,就更需要话语权等软实力的支撑。

应该看到,硬实力提升并不一定绝对增加话语权。

随着当今中国硬实力的不断加强,我们更加需要以审慎的态度处理国际关系问题,要谨防掉入西方话语的陷阱,要学会将自身的硬实力转换为软实力,软、硬兼施,全面提升我国的国际影响力。

为此我们要学会硬实力转化为软实力的高超的领导艺术、话语魅力和传播技巧。

说与做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傲慢论”等对我国“说”的能力提出了重大考验。

我们可以“不说”,这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卑型“不说”,实行鸵鸟政策,结果挨骂更厉害;另一种是自信型“不说”,埋头苦干,再出场时便是华丽转身。

我们也可以“说不”,一种是直接“说不”,西方说“中国威胁论”,我们说我们不威胁谁,结果陷入西方话语陷阱;另一种是间接“说不”,提出和平发展、和谐世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间接回应西方的“威胁论”。

增强国际话语权,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

这需要体现言行一致、知行合一的原则。

我们提出“和平发展”、“和谐世界”等具有战略意义的外交话语,国际社会对其体现的美好愿景表示欢迎,但也对如何实现“和平发展”、“和谐世界”存有疑问。

我们要真正做好,更为根本的是如何解决国内存在的贫富差距、官员腐败、公共事件频发等棘手问题,而处理好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表与里面临西方的话语攻击,中国需要“驳斥”与“辩解”,而越是“辩解”,西方攻击越甚。

“攻击与辩解”是表面的外在行为,内里蕴藏着深刻的情绪互动模式,需要由表及里地探究。

西方攻击的背后是出于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中国辩解的背后折射出对西方攻击的“愤怒”。

“攻击—辩解”表象背后乃是“恐惧—愤怒”情结的恶性循环。

如果只停留在表层的互动与反应,便无法解开中西互动的“死结”。

唯有进入心灵与情绪层面,识别与超越中国内在的“愤怒”情绪,用认同心理和换位思考方式与西方对话,对其“恐惧”情绪进行安抚疏导,才能走出“攻击—辩解”的恶性循环。

强与弱面对“西强我弱”的话语环境,中国陷于西方话语框架之中,处于仓促应对的被动局面。

例如,菲律宾、越南等硬实力相对羸弱的国家,善于利用“悲情意识”,描述“大象与老鼠”的故事,唤起国际社会的同情,在南海话语权问题上反而取得了“以弱欺强”的优势。

老子云:“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我们要发扬“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精神,面对西方话语攻势,不过度敏感、过度反应,“夫唯不争,故天下莫与之争”,只有埋头苦干,方能滴水石穿,最终胜出。

提升国际话语权,对待比自己强大的国家,我们要“自强不息”,大力发展硬实力;对待比自己弱小的国家,则需要我们“厚德载物”,构建“仁者”形象。

道与术老子云:“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赢若绌。

”提升我国国际话语权的关键在于得“道”,而非用“术”。

我国话语权最大的挑战不在国外,而在国内;不在于说什么,而在于做什么;不在于言语行为,而在于心灵情感。

大道至简,“道”的关键在于灵魂的苏醒与核心价值观的构建。

道为本,术为末。

一味在术上用功,无助于话语权的真正提升。

而作为质变的“道”,需要有作为量变的“术”的推动。

在追寻“道”的过程中,对“术”的重视与改进可视为提升国际话语权的“增量式变革”。

我们需要着力的“术”或者说“技巧”很多,例如,加强对国外受众的调查研究,大力发展对外媒体,讲述中国故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等等。

然而,“术”的运用,如果脱离了以“悟道”为前提、以“得道”为目标,很容易成为一种“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菲律宾南海话语构建与中国对策研究”负责人、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