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真人游戏: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以静制动 新


本站公告

    弑神者很干脆的揭露了威尔人种族所面临的一个问题。



    自从弑神者计划施行开始,也就是从初代成为弑神者那一代开始,它们的掠夺历史似乎就没有遇到过多少巨大的阻力,所有的低等级文明本来就在硬实力上和威尔人有着绝对的差距,再加上有着弑神者这样一个超级组织的存在,那些被掠夺的对象文明,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进行有效的对抗。



    而在周而复始的没有威胁性的掠夺过程中,威尔人实际上本身是很难形成有些的种族进化的。



    因为进化的压迫力来自于客观环境。



    也就是说,越恶劣的环境,越能够激发出弑神者本体的进化概率。



    可是弑神者已经太久没有遭遇过挑战了。



    它们一直都是掠夺史中无敌的对象。



    这些年,它们似乎只积累的了科技和资源,但是并没有催生整个种族在生物角度的进化。



    ……



    “还有另外一点?!?/p>

    初代弑神者缓缓说道:



    “弑神者的创造机制,过于缓慢了,成长的时间太长,一个弑神者想要从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成长到刀疤那样的程度,需要太长的时间。而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可能还会发生,也就是说,不是每一个弑神者都能够成长起来?!?/p>

    “死去的那个孩子,它还没有完全摆脱生物情绪的束缚,虽然本质上它已经完成了和维度规则能量的融合,但是实际上,它对我来说和襁褓中的婴儿没有任何区别,依旧是那么的脆弱,因为它还不能称之为一个战士?!?/p>

    “在战争时期我需要的是战士,而不是让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杀戮战场洗礼的后裔去赴死,这样只会加重我们的损失?!?/p>

    ……



    初代说到这里,周围的所有高层集团成员就已然明白初代之前为什么给了那个濒死的年轻人一个成为弑神者的机会。



    它需要战士。



    而且,在已经损失了两员弑神者成员的情况下,补充战损是必须要的。



    初代要补充新的弑神者。



    但是新后裔的死亡已经让它意识到了那些没有经历过真正死亡战场的弑神者的弊端,它现在要的是,真正的铁血战士。



    即使说将一个成年威尔人培养成为弑神者的概率非常低,因为成年威尔人对能量的融合排斥度会非常高,新生的婴儿则相对较低。



    但是并不意味着这就不能成功。



    千百年来初代一直都沉浸在对这种维度能量的研究当中,它自认为还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



    而实际上主要的影响因素还是看那个受体威尔人。



    初代在治疗室里那个濒死的年轻战士身上看到了某种对死亡的绝对无畏,以及对生命的无限希冀,在一切死亡的条件都已经具备的情况下,死神并没有能够夺走那个年轻人的生命,那么初代就有必要给予它一次重获新生的机会,即使这很大概率上也会要了那个年轻人的命,但是初代相信如果它能够熬过来的话,弑神者组织将会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不再从婴儿开始培养弑神者,而是从真正的战士当中进行挑选。



    因为战争从来不会等你的婴儿成长为战士。



    ……



    那个被阳斩杀的弑神者,已经充分说明了问题。



    在它被切断脖子的那一瞬间,惊醒的初代能够感受到死亡的弑神者内心所充斥的那种恐惧、无助等多方面负面情绪交织在一起的感觉。



    弑神者本该抹杀自身所有情绪的干扰。



    但那毕竟是从来没有在战场上遭遇强敌的新生弑神者,某种角度来说它依旧是一个婴儿。



    它身上所携带的本能情绪意识太重。



    ……



    所以初代决定,启用全新的挑选培育方式。



    从已经成型的战士人群当中下手。



    也许这会让弑神者的发展出现新的契机。



    ……



    “撤掉那些治疗室里所有濒死伤员的能量供给线,我损失了两个弑神者,至少要补充回来两个?!背醮麓锪俗约旱拿睿?/p>

    “所有成功在没有任何辅助条件的情况下撑过二十四小时的伤员,我都会收纳进行融合实验,成功的人,就是新的弑神者?!?/p>

    ……



    “?。?!”



    即使是在场这些活了一大把年纪的老领袖们,也被初代的安排稍稍吓了一跳。



    够狠。



    所有濒死伤员都撤掉治疗装置,意思也就是说,很可能它们二十四小时之后会一无所获,并且相对应地损失了所有正在和死亡进行搏斗的战士的性命。



    但是震惊归震惊,领袖们并没有违抗初代的安排。



    毕竟,在威尔人军队当中,本来就有这样一条定律,濒死的人如果被判定为救活之后无法在继续自己原先的工作的话,同样是无法享受治疗的。



    也就是说,这些濒死的人当中本就有超过一半的人要被剥夺生命的。



    ……



    这就是威尔人种族内部的铁血规则。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弑神者,本就是泯灭人性的一个作战计划。



    ……



    初代要的是战士,更是亡命之徒,所以它从一群正在和死亡进行较劲的人当中进行挑选是最合适不过的手段了,因为这些家伙一旦被救活了过来,都将是战场上最无所畏惧的存在。



    ……



    当然,这里需要提一个小细节。



    因为我不知道读者们从上一章的内容里有没有读出来。



    那就是,那个被初代赋予了二十四小时挑战的濒死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世界屋脊大战上被阳狠狠蹂躏了一顿的——黑铠甲。



    是的没错,它没死。



    虽然已经接近要死了,但它依旧像一只小强一样存活了下来。



    很神奇吧。



    这个第一位踏上地球的威尔人,似乎注定是要见证这一段文明交汇的历史的。



    无论和阳交手多少次,它受了多重的伤,都总是能够苟活下来。



    ……



    上一次是独眼死亡,黑铠甲成为唯一一个从血腥洗礼当中逃出去的威尔人战士,而这一次,阳的确没有选择下杀手,他的考虑是四年后那段时间内所发生的事情。



    但是他也没有刻意的留黑铠甲一条命。



    该下手的攻击,他照样不留手。



    尤其是钉在对方眉心位置上的那一块钢铁碎片,几乎斩进了黑铠甲的大脑。



    后来,阳在扎克的指挥之下,引爆了整个核心熔炉,而那场爆炸,笼罩了黑铠甲。



    ……



    但是它还是没有死。



    某种程度上来说,黑铠甲在这本里的生命力顽强指数是直逼巴恩斯的。



    ……



    不过话说回来,它现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考验。



    那就是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



    撑过去,它就能够迎接新一轮的挑战。



    但是如果倒下了,那就彻底告别这个世界。



    ……



    可能这就是运气吧,它的治疗舱,那个时候刚好就在弑神者的脚下,引起了初代的注意,给自己提供了这一次重获新生的机会。



    但是能否活下来,还不确定。



    ……



    “二十四小时之后如果有人活下来,我们折返回去第六区,提前通知那里的能量供给部的人,我们需要用到它们的能量供给线路?!?/p>

    初代对领袖集团们下达了自己最后的一个“请求”。



    与其说是请求,倒不如说是命令吧。



    毕竟也没有人会违逆它的意思



    初代虽然说依照某种古老的约定,它是要听命于领袖集团的,但是领袖集团是否真的敢强制性下达某些命令,这还是两说。



    从初代苏醒到现在,领袖集团就从没有对它下达过任何哪怕是形式上的命令。



    即使是初代的苏醒,也都不是领袖集团下令实施的,它的苏醒是因为阳在世界屋脊战场上杀死了一个弑神者惊动的。



    ……



    …



    领袖集团的命令只局限于除了初代之外的其他弑神者,它们能够命令弑神者成员,但是并没有打算真正意义上对初代进行操控。



    也许它们自己也觉得这不太现实。



    ……



    初代的命令下达之后。



    接下来二十四小时,它就一直在自己的研究室内静等着。



    它没有重新陷入沉睡,也没有因为弑神者成员的阵亡而开启某些新的复仇行动,什么都没有。



    对于它来说,补充新的弑神者成员,就是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



    复仇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



    作为一个存活了上千年的生物,它有着最为纯粹的利益思维,初代很清楚什么时间应该做怎样的事情,才是最佳的选择。



    任何时候,它都是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进行切入的。



    在连续损失两员弑神者的情况下,如果继续贸然出击,就很可能遭受更多的阵亡。



    当然,真正的原因还是来自于世界屋脊上那一袭黑色的斗篷。



    这才是一直压在初代心头上的一个重大隐患。



    它不知道那个看起来有些苍老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从神域离开之后,初代第一次遇到的,真正意义上能够威胁到它的生命的敌人。



    甚至于,在世界屋脊的那一次对战当中,初代并没有真正的摸清楚对手的实力巅峰是什么。



    总而言之,它输了。



    而且输得很惨。



    并不是某种接近于势均力敌的输,而是惨败。



    它能够活下来,只是因为对手没有真正对它下死手。



    这是初代一直耿耿于怀的。



    如果换做是它自己站在对面,面对敌人,面对可以战胜的敌人,它绝对不会给对手留活路,但是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偏偏就给它留了一条活路,这并没有让初代有任何侥幸的感觉,而是意识到了某种阴谋,嗅到了一些诡异的气息。



    战场上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事情。



    如果初代死了,对于地球来说这场战争的胜率将会大大提高。



    黑色斗篷没有杀它,就意味着他有比提高人类胜率更加重要的意图,但是具体是什么意图,初代猜不透。



    它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对手的意图呢。



    但是毫无疑问,它可以肯定,在自己身上,绝对有着某种东西是敌人想要的。



    然而到现在初代同样没有想明白,到底自己有什么东西是敌人可以觊觎的?



    ……



    又有什么人能够从它手中抢夺东西?



    ……



    来自黑色斗篷的压力,以及自己本身的猜疑,让初代在这一瞬间有了思维上的停滞。



    它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但是今天,在地球这颗非常低等级的文明星球上,它遭遇挫折了。



    但初代还是做出了自己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它没有冒然出击,对于弑神者的阵亡,它只将它当成是战争当中的损失,并没有从个人角度出发,进行报复形式的反击,而是以静制动,停下军事行动的同时,想办法补充此前战争带来的损失。



    初代打不过那个黑色斗篷,它绝对不会再冒然出击。



    至少它已经意识到了,对方某种程度上需要它活着,虽然不是很清楚具体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初代决定以平静来面对对手的试探,相信接下来它就可以知道,敌人到底想要从它的身上获取什么东西了。



    ……



    初代一个人呆在自己的空间内。



    继续陷入沉思。



    ……



    作为一个活过了漫长岁月的人。



    它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于周围世界格格不入的孤寂。



    初代弑神者所属的时代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它现在在做的事情,是创造一个时代,创造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新时代。



    神域,是势在必行的。



    当初代带着它的弑神者军团将神族拉下台之后,威尔文明将会跻身这片宇宙中的高等级文明行列。



    只有到了那一天,初代才算是真正的活过。



    这就是它一直活着,一直处于研究和战斗状态的意义。



    如果不能够达成这样的宿命,那么它的一千多年的这一生,就没有任何价值,如同粪土一样。



    所以任何阻拦在初代面前的人,它都会一一将其抹杀干净。



    以最冷静,最冷漠,最无情的方式,把对手的一切,清理干净。



    没有人能够阻拦初代的道路,这样的事情,它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