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宝娱乐注册网址:第九十六章 一片叶


本站公告

    好在这首歌真的不是用嚎的。叶云兮甚至感觉到鲁鹏开嗓的瞬间,全场都松了口气,站起的坐下了,堵耳朵的放手了。



    她不有点恶趣味的想着,会不会副歌忽然又飚起来了?



    虽然觉得应该不至于,但还是心有余悸的搜索了一下刚才徐渊告诉她的歌名。



    “歌词还清新的,看起来应该全程都是温柔款款的调子吧?!彼艘槐?,心中安定下来,这才有心思去听鲁鹏唱歌是什么样的风味。



    “倒也不难听,比刚才嚎出来的强多了,不过总觉得唱的有点跳脱,虽然我也没听过原唱,但是看歌词的风格……是这样的吗?”



    出于对同学的了解,叶云兮猜测这个曲风已经被他自由发挥过了。



    “师弟好像改歌词了?”徐渊忽然开口。



    “我觉得他改什么都不奇怪?!币对瀑馑婵谟ψ?,又翻了一下还没关掉的歌词。



    “嗯,曲风也和原唱不一样,感觉比原唱洒脱不少呢?!毙煸ǖ闫赖?。



    “那倒是像他的?!币对瀑庑τΦ?,看着歌词对照着听了两句,却并没听出改动,好奇的把光屏拖过去问徐渊。



    “这句,你看原本是‘你是我心中的一朵花,你是我天空的一片云’,师弟把‘一朵花’改成了‘一片叶’,有点奇怪,用花形容女孩子没什么毛病啊,叶……”徐渊忽然卡壳了。



    全桌人看向了叶云兮。



    带着或惊讶、或歉然、或不出意料的神。



    “啊,抱歉,叶师妹,我不是说你……不不,我不是说……”徐渊意识到了什么,慌忙解释道,却是越抹越黑。



    燕若水拉住了他,故意转移了重点:“唱错词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叶师妹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对吧?”



    叶云兮勉强笑笑,朝大师姐点了点头。



    大家便心知肚明的把这个话题放过去了,只有叶云兮自己满脑子混乱又自责。



    刚才怎么就忽然强迫症发作,去琢磨鲁鹏究竟唱错了什么词??!



    她努力撇开重点,努力不去想边其他人的目光,反思着之前自己在想什么。



    “大概就是……习惯挑剔吧?仔细想来,大概是打算和之前把好多人嚎到出逃这件事一起,拿来吐槽他的,毕竟我这个挑剔的习惯,不仅对内,同样也对外,只是有时候会碍于社恐压力,不说出来,装出厚道人的样子而已。



    “所以说……这大概算是自作自受吧?”



    她垂着头,苦笑着,缩了一下肩膀,下意识的想要距离室友远一点。



    尽管方才一瞥,郭清林似乎面色如常。



    燕若水和徐渊也没再说什么,徐渊似乎仍有些愧色,低头喝着饮料,燕若水则是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台上,神色平静。



    但叶云兮简直不敢去猜测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鲁鹏这个家伙,就算要表达什么,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吧……”她不由得有些怨念,转念间却又沮丧想着,其实只是改了几个字的歌词,如果不是自己带头讨论起曲风和歌词,可能谁也不会发现。



    还是怪自己。



    她心里纷乱了一阵,终于无奈的渐渐沉寂下去。



    “反正已经这样了,其他人也不会发现,他们几个人……希望也不会到处乱说吧?!?/p>

    她不由得盘算着,徐渊知道了,莫小墨肯定也会知道,但他们几个人,应该还是心里有数的,不会到处传播的……吧?



    沉浸于思考中的叶云兮并没有继续去听鲁鹏的歌声,如果她继续去听,说不定也依然克制不住怨念。



    徐渊在听见那句被改掉的歌词重复到第二遍的时候,偷偷又看了一眼师妹,却听见边的大师姐轻咳一声,便又悄然收回了视线。



    郭清林垂眸看着光屏,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很是专注。



    这首歌在小组众人的心思各异之中渐渐走到了尾声。



    配乐渐至渺然,点了下一首歌的学生已经往台上走去。



    鲁鹏却没放下话筒,在手里握的紧紧的,脸上的笑容阳光灿烂,连板寸短发都似乎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这首歌送给叶云兮!”他大声的对着话筒喊了一句,眼眸闪亮的看向小组那一桌。



    全场先是又被这一声“巨响”震了一下,鸦雀无声了一瞬。



    听清这句话之后,开始响起了窃窃私语,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还夹杂着一些起哄和叫好的呼喊。



    有人循着鲁鹏的视线去寻找,还有人到处打听着有没有人认识他们。



    歌会进行了半场,吃喝的已经差不多了,歌单长度又一直受限,不能随时加歌,大部分人都正是闲得无聊,听见似乎有闹,全场人都精神振作了起来。



    好在作为一个死宅社恐,认识叶云兮的人极少,围观群众们搜索着鲁鹏视线的方向,也有些漫无目的。



    下一首歌开始了,鲁鹏倒也没再霸着话筒,洒然的走下台去,顺手把话筒塞在愣在台下的下一位歌者手上,施施然的往回走去。



    而叶云兮已经完全这个意外突击被打懵了,恨不得能有个地缝钻进去,又或者能立刻隐,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他怎么可以这样!”她心里怒吼着,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场景。



    燕若水的脸色沉下来,盯着从台上走下来的师弟,又看了看眉头紧锁的师妹。



    她忽然站起,向师弟妹们招了招手,低沉的声音中也似乎压抑了些怒气:“我们先走?!?/p>

    叶云兮早就想逃,又怕一个人逃走更惹眼,闻言感动涕零,便低着头起跟着大师姐一起快步往门口走去。



    尽管这会儿也有人开始退场,但他们四个人一起行动,还是惹眼了些,想要看闹的围观群众本来注意着这个方向,窃窃私语的声音越发大起来,甚至压过了下一首歌的前奏。



    台上的歌者握着话筒,有点不知所措。



    刚走下去的鲁鹏也看见了他们的行动,下意识追了两步,却又忽然止步,拐了个弯,坐到了几个男生的桌边,伸臂搭住旁边男生的肩膀,笑嘻嘻的拿熟人当起了挡箭牌。



    这下全场都懵了。



    “叶云兮”这个名字……难道是个男生?比如叶昀西?



    听起来也太娘了点儿吧。



    围观群众们腹诽了几句,发觉没什么闹可以看了,也就渐渐不再关注。



    ————

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