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下载欢乐谷娱乐:第六百二十五章:艰难斩杀!【为书友九夜烨、不知春来几个秋打赏加更】


本站公告

    app2();

    read2();  FD)周明翰对于周阳的期望很大。

    玉泉周氏,从家族建立者周玉泉开始,一直都有筑基期修士坐镇,是以才能在短短两百多年时间里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

    但是发展到如今,玉泉周氏却像是运气耗尽一样,自周明翰后,上百年来一直没有新的筑基期修士诞生。

    这就危险了。

    一个修仙家族,最怕的就是高阶修士突然断代。

    一旦失去了筑基期修士庇护,周氏家族别说是继续发展扩大家族规模了,就是玉泉湖绿洲和玉泉峰这个祖地,都未必能够守得住。

    所以,在周明翰的暗中授意下,近年来周家的发展,其实早就暗中停了下来,怕的就是再扩张下去会引起他人窥觑,导致他陨落后给周家带来灭族之祸。

    不过这毕竟不是治本之策,最好的办法,还是周家在他陨落之前,诞生新的筑基期修士坐镇家族。

    只要有筑基期修士坐镇,凭借玉泉峰上的三阶阵法【万木擎天阵】与数十个练气期族人帮助,便是有多个筑基期修士来袭,也伤不到周家的根基。

    本来周明翰将希望放在了“玄”字辈的晚辈身上,甚至已经打定主意,若是在他陨落前,周家还没有人晋升筑基期的话,他宁愿将玉泉湖绿洲和周家的大部分产出献给黄沙门换取黄沙门庇护,也不能让周家因为占据大量利益遭人眼红被灭族。

    但是现在,周明翰发现,也许自己应该改变一下主意了。

    以周阳这个“元”字辈晚辈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只要再给其二三十年时间,其筑基的希望,恐怕比那些“玄”字辈的人还要大上许多。

    他仔细看着面前站着的少年,少年那俊朗飘逸的相貌气质不是他关注重点,他看重的是少年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卑不亢姿态,那种明知道自己在审视他,仍然能够沉稳面对的沉稳心态。

    看完之后,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此子可堪大用!

    当然作为长辈,他心中即使再满意再高兴,面上也不会表现得太过,不能助长年轻人的傲气嘛。

    因此他心中尽管高兴无比,面上却反而恢复了淡然之色,一脸淡然的看着周阳问道:“你可知道,老夫让你来此的用意?”

    “孙儿不知?!敝苎衾侠鲜凳祷卮鸬?。

    “原本按照族中规矩,族中年轻修士二十岁后,都必须下山历练为家族效力一段时间才能再回山静修?!?br />
    “不过你情况特殊,你虽然只有十七岁,却已经是练气六层修为了,族中这一百年来,还没有哪个人二十岁下山之时有你这份修为?!?br />
    “恰好你刚借助地脉灵气突破,今后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来打熬法力,这样要是让你待在山上,岂不是一种人力上面的浪费?”

    “所以老夫决定特事特办,让你提前下山为家族效力,这也是对你的历练,对你今后修行有大好处?!?br />
    周明翰看着一脸洗耳恭听样子的周阳,嘴角微微一翘,沉声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果然不出他所料,周阳听完他的话后,面色就是一变,显然是完全没有想到叫他来这里会是这种事情。

    不过让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郁闷的是,周阳面色在微微变了一下后,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然后恭敬的躬身行礼道:“孙儿明白了,愿意服从家族的安排?!?br />
    见此,他语气怪异的问道:“你就不想知道老夫打算将你安排到何处?”

    “孙儿相信曾祖父不管怎么安排,最终都是为孙儿好?!?br />
    周阳心中一笑,直接甩出了这句让周明翰半晌无语的话。

    好半晌后,他才气呼呼的笑骂道:“果然是个小滑头,玄灏那孩子俩夫妇都是正直的人,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小滑头!”

    说完不等周阳叫屈,他便主动说出了对周阳的安排。

    “你的灵根属性偏向于金、火两种属性,修行的也是《金阳烈火诀》这种阳刚霸道功法,除了战斗经验有些欠缺外,斗法能力其实并不弱于任何同级修士?!?br />
    “正好家族驻守在青萍山那里的修士已经到了驻守期限,你就过去接替他驻守五年吧,五年后老夫会让其他人过去接替你的?!?br />
    “另外,老夫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能够抽空学一学修仙百艺中的炼器术,家族现在炼器这一块上面没什么好苗子能接老夫的班,你要是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对于整个家族而言都是一件大好事?!?br />
    周明翰说完自己的安排,又把手一挥,挥手将一个灰色储物袋和一面银色小盾扔到了周阳手中。

    “储物袋中是一些低阶炼器材料,里面还有老夫关于炼器术的一些经验之谈,以及家族收藏的《炼器真解》副本一套,这些东西你要好好保管,切不可将其外传出去?!?br />
    “至于这件【银罡盾】法器,乃是老夫炼制的诸多二阶法器中的精品,就当是老夫对你提前下山的补偿吧?!?br />
    “好了,你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可以退下了,青萍山之行,最好在一月内完成?!?br />
    周明翰的这一通话语和操作,周阳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到了最后,几乎是本能的抓紧手中之物应道:“那孙儿先行告退?!?br />
    直到走出洞府,听到洞府大门关闭的声音,他才浑身一震,回过神来明白发生了何事。

    他回想起刚才洞府中周明翰交代的事情,眼中满是迷惑之色的喃喃自语道:“刚才我是怎么了?怎么会失了魂一样连点反应都没有?这不像我的性格??!”

    语声未落,他心中忽然一跳,不禁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是老族长对我施了什么法术不成?”

    下一刹那,他马上制止了自己这个危险的想法。

    就算老族长对他施展了什么法术,也肯定只是和他开个玩笑,没必要因此想太多,胡思乱想只会害了自己。

    想及此处,他看了看手中的储物袋与法器,小心将其收好,然后和那边在树下独自品茶的七爷爷周筠又问了个好,请其帮忙打开阵法送自己下山。

    最后走出阵法前,周阳又回头看了一眼山顶,只见七爷爷周筠正站在树下笑着目送他离开。

    “这小子,似乎发现了什么,看来以后不能再用这种小把戏捉弄他了,以免造成不好的误会?!?br />
    山顶洞府中,周明翰通过神识看见周阳离开后的表情变化,有些尴尬的揪了揪胡子,脸上闪过一抹后悔之色。

    刚才他确实是在说话之时,悄悄施展了一门早年间得到过的摄魂法术影响周阳心神。

    倒不是他怕周阳对他的安排产生什么抵触才会这样做,纯粹是有些见不得周阳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想要捉弄一下他。

    就好像凡人中那些大人为了捉弄小孩子,故意给他喝上一点烧酒,然后看着故作成熟的小孩子辣得鼻涕眼泪横流哈哈大笑。

    这种捉弄,当时固然会让长辈大人们有种捉弄成功的得意,但是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捉弄会让后辈们从心理上反感自己后,又会后悔不已。

    周明翰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好在周阳心理上是真的成熟,而不是故作成熟,并未因为这个小小的玩笑,真的对这位一心为家族的老人产生埋怨之意。

    他走下山顶后,很快就回到了自己位于山腰的阁楼中,闭门整理起了今日的收获。

    首先是老族长交给他的那个储物袋,这种使用妖兽【灵虚鼠】鼠皮制作的储物法器,修仙者几乎是人手一件,哪怕是最穷的散修,也会想尽办法为自己置办一个。

    当然,同样是储物袋,也分大小等级的,一般练气期散修所用的那种储物袋,里面空间大多只有三尺见方,勉强够装下几套换洗衣物和少量杂物。

    而玉泉周氏这种修仙家族,每个族人只要修为达到练气期,都可以免费从家族中领取一个五尺见方的储物袋,周阳因为有个好爹的原因,手中日常使用的储物袋更是一丈见方那种。

    不过现在,他的储物袋又升级了。

    老族长给的看起来灰不溜秋的储物袋,里面空间竟然有三丈见方,并且里面除了一尊炼器用的器鼎和几本炼器典籍外,还装满了诸如玄铁、赤铜、百年铁木等低阶炼器材料。

    周阳粗略一算,若只是炼制刀剑这类用料较少的法器,这些材料起码够他炼器数百次了。

    “一般族人学习炼器术,家族虽然也会免费提供材料练手,但是顶天了也就给个上百次机会,老族长给我这么多材料,就是再笨的人,也能成功个两三次了吧!”

    周阳看着储物袋内那满满的材料,心中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他知道,老族长向来公私分明,哪怕是他天资过人,也不会专门为他在这方面破例。

    那么他现在可以用这么多材料练手的原因只有一个,老族长动用自己的私人积蓄从家族库房中兑换了这些材料。

    “看来老族长是真的想我继承他的炼器术,他作为家族中唯一的三阶炼器师,想必是看出了什么,或许我真的在炼器方面也拥有不错天赋?!?br />
    周阳想起自家修行的功法《金阳烈火诀》,忽然若有所悟,脸上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

    然后他小心将储物袋收好,把目光看向了老族长给的另一样东西,二阶法器【银罡盾】。

    二阶法器【银罡盾】,以二阶灵物【龙鳞树】脱落的树鳞为主材,混合二阶灵物【银罡石】炼制而成。

    修仙有九大境界,修仙者所用的法器、丹药、阵法、符箓,也因此从一阶到九阶分成九个等级,二阶法器,对应的正是练气期修士。

    同样是二阶法器,也有上中下三品之分,【银罡盾】乃是周明翰这位三阶炼器师精心炼制的二阶法器,其品级自然是最高的上品。

    这件法器未炼化前,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实际上只要周阳将它炼化,战斗之时一经放出,便能化作门板大小的巨盾护住自己全身,还能随心意调整方位。

    而且因为炼制之时融入了【银罡石】的原因,这件法器不但能够轻易挡住同阶的飞剑、飞刀类法器攻击,对于修仙者或者妖兽的法术攻击也有奇效,能够极大的抵消三阶以下法术造成的伤害。

    “二阶【龙鳞树】我周家就有一棵,每十年便可收获几块成熟的树鳞,算是自产,可是【银罡石】这种破法灵物可不常见,哪怕仅仅拳头大的一小块,价格也至少在五百下品灵石以上,老族长这份礼物还真不轻!”

    房间内,周阳看着手上这巴掌大小的银色小盾,忽然觉得这件法器变重了许多。

    作为一个修仙家族,每个周家族人只要修为达到练气期,便能定期每年从家族领取到灵石的供奉,直到他们年岁超过六十为止。

    按照现在的族规,练气一层的周家族人,一年能够领取10块下品灵石,练气二层便是20块下品灵石,以此类推下去,一直到练气九层才会有变化。

    因为没有意外的话,练气九层修为便是寻常练气期修士的极限,周家现在的家规是,家族修士只要晋升练气九层,都会被升为家族长老,每个长老每年可领取150块下品灵石的供奉,这份供奉不受年龄限制,只要长老不坐化陨落,都能足额领取。

    周阳此前在练气五层停留了两年时间,他的供奉每年只有50块下品灵石,以此来计算,即使他所有灵石都存起来不用,也要十年的供奉才能换来一块拳头大【银罡石】。

    而实际上,因为他七岁才踏入练气期的原因,十年下来,不算父母当做礼物奖励给他的那些宝物,他全部身家加起来也才三百多下品灵石而已。

    由此可见,老族长周明翰将【银罡盾】当做他提前下山的奖励,是一份多么厚重的大礼!

    “老族长如此看重我,我必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不管是学习炼器术,还是驻守青萍山的事情,我都要办得漂漂亮亮才行!”

    周阳心中一暖,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法器,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做事来回报长辈的信任。

    接下来几天,周阳紧闭门户,一门心思躲在房间内祭炼刚得到的【银罡盾】法器,直到将法器祭炼得运使如意后,方才走出房门为下山之事做准备。

    他先去了周家另一重地藏经洞,从里面学习了《金阳烈火诀》练气六层的功法,然后又从藏经洞内收藏的众多法术当中,选取了五门利于斗法的法术修行。

    这五门法术,分别是二阶攻击法术“金刀术”、“火蛇术”,二阶防御法术“金光护身术”,以及二阶辅助法术“天眼术”、“土遁术”。

    周家藏经洞内的练气期功法和法术都不禁族人翻阅,但都不能带出藏经洞,也严禁私自传授给外人。

    周阳以前遵从父母长辈的教导,除了学习一些简单的一阶辅助法术外,并未分散精力去学习那些利于斗法的战斗法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提升修为上面。

    但是现在,既然要下山驻守一方,难保不会遇上斗法战斗,到时候不会战斗法术的话,仅靠他手中几件法器,手段就太单一了,很容易被人克制针对。

    法术易学难精,只是初步学会使用,倒是用不了多长时间,以周阳练气六层的修为,差不多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将五门法术全部学会了。

    这时候,距离老族长给他的一月之期时间也不远了,他便写了封信说明情况,托族中长辈带给远在数千里外一处修仙者坊市坐镇的父母,然后辞别山上相熟的长辈和同辈修士,孤身一人下山了。

    下了山,周阳从山下族人那里牵过一匹沙漠行走必备的骆驼,直接一头扎进了无边沙海中。

    这是他十七年来,第一次离开玉泉湖绿洲,也是两辈子以来,第一次涉足沙漠。

    沙海无边无际,人行其中,很容易迷失方向。

    一旦在沙海中迷失方向,即便是通过储物袋携带着大量清水食物的修仙者,若是不能在食物和水耗尽前到达绿洲中,最终也会活活饿死、渴死。

    修仙者比凡人强大许多,但是不达到金丹期,便无法彻底辟谷,哪怕是紫府期修士,也需要定期食用灵谷制作的饭食或者妖兽灵肉来维持身体需求。

    事实上,即便是能够辟谷的金丹期修士,也不敢在无边沙海中到处乱飞。

    金丹期修士可以不怕迷失方向,但是沙海里面可不只有迷途之险,还有种种连金丹期修士都能灭杀的恐怖天灾和强大妖兽。

    比如大名鼎鼎的“黑沙风暴”,金丹期修士一旦陷入其中,便会被其中蕴含的奇特力量隔绝神识和屏蔽五感,最后被无穷无尽的风暴之力耗光法力活活磨死。

    再比如无边沙海中最出名的一种五阶妖兽【沙虫】,其体型长达千丈,口中生有恐怖利齿,能够凭巨力咬碎五阶防御法器,金丹期修士要是一着不慎落入沙虫口中,也要稀里糊涂的送掉小命。

    有着这些风险存在,除非是有着非来不可的理由,不然那些金丹期修士,绝对不会轻易深入沙海。

    好在不管是恐怖的“黑沙风暴”,还是只在沙漠深处某些地下灵脉中沉睡的五阶妖兽【沙虫】,都不会在绿洲附近出现,不然周阳还真未必敢一个人踏足沙漠。

    他一个人一匹骆驼,严格按照家族下发的地图在沙漠中行进了约莫五天后,顺顺利利的赶到了目的地——青萍山

    青萍山也是一个绿洲,不过却是一个人造绿洲。

    这个绿洲面积很小,只有十几平方公里大小,绿洲能够形成,全靠周家不计成本的在这里投入上万下品灵石,生生造出了一条二阶下品灵脉。

    而周家之所以会耗费偌大代价在这里造出一个绿洲,便是因为五十多年前一位沙漠中迷路的周家族人,在此发现了一条中型精铁矿脉。

    精铁矿是一种蕴含些许灵气的灵矿,经过冶炼加工后,便能冶炼出一阶灵物精铁与二阶灵物玄铁,这两种灵物是修仙家族或门派修建宗祠、藏经阁、藏宝库等重要建筑的主要材料,也是炼器师炼制大部分一阶、二阶法器的主材料,市场需求极大。

    为了开采精铁矿脉中的精铁矿,周家只能在这里建造绿洲让矿工们居住,同时为了?;た蠊っ敲馐苌衬心切┑徒籽薜南?,周家必须派遣修士驻守这里。

    不管是建造绿洲,还是让驻守修士能够继续修行,周家都只能在这里人工制造灵脉。

    当然,这一切的投入都是值得的。

    只这一条中型精铁矿脉,每年开采出来的精铁矿经过加工出售,便能给周家带来超过五百块下品灵石的纯利润,五十多年过去,当初的投入,早就翻几倍的赚了回来。

    而且以精铁矿脉的储量来看,起码还能再开采五十年以上。

    青萍山绿洲面积极小,大部分区域都变成了矿工们的居住区域,只有灵脉中心位置的一座百米高小山头被单独划了出来,做为驻守修士居所与成品材料仓库。

    可以这样说,小山头才是真正的青萍山。

    因为周家现任大长老便是二阶阵法师的原因,青萍山灵脉上面也被布置了一座二阶阵法“云海分光阵”,阵法的力量使得这座小山头常年被云雾所笼罩覆盖,使人难以看清其中布置。

    周阳来到阵法外面,运起法力大喊了一声后,前方云雾便是一阵翻涌,让出一条道来供他上山进入。

    他顺着阵法通道进入里面,很快便看见了里面的驻守修士,一个面相清瘦的中年书生,此人在周家“玄”字辈修士中排行第十六,名叫周玄瑾。

    “咦,怎么会是阳儿你来接替我?你还不到二十岁吧?”

    书生装扮的周玄瑾看见周阳进来,不由一声轻咦,在周阳行礼问好前,便抢先放下手中书本发问了起来。

    “回十六叔的话,这是老族长的安排,他老人家说小侄修为已经达到了下山的标准,破例让小侄提前下山历练?!敝苎衾侠鲜凳档幕卮鸬?。

    周玄瑾面色一怔,面露不解的小声嘀咕道:“修为达到下山标准?咱们周家什么时候有这标准了?”

    说完他心中一动,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连忙给自己施加了个“天眼术”,目含金光的看着周阳上下打量了起来。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他顿时忍不住张大嘴巴惊呼道:“啊呀!你突破到练气六层了!”

    app2();

    (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