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博游戏现金最高佣金:第六十七章 午宴


本站公告

    青竹命正文卷第六十七章午宴不过在晚上,就在我们正吃饭的时候。



    楚少爷就派人来说明白会来拜访少爷,与其是拜访,不如说是吩咐和安排。



    来的人是楚少爷的贴身狗腿,他看到我们在一起吃饭,有一种很不屑的样子,好像很瞧不起我们。



    也就是他那种嚣张的样子,让我气得牙痒痒。



    明明很看不起我们,然后又摆出一副很恭敬的样子,真的很让恶心。



    不过王婆还是面色如常,仿佛那人不存在一样,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



    小厮装出半分谄媚,藏着三分不屑说:“明少爷,我家主子,明天响午来你院子用膳,到时候安少爷也会来,希望你们能备好一切?!?/p>

    对此,少爷只是很平和的说:“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让人准备好一切?!?/p>

    那小厮听到这就更嚣张了,连谄媚也不装了,肯定是认为少爷也不怎么样。



    我知道少爷的性子是怎么样的,看来有人要倒霉了,现在觉得他还有一点可怜。



    然后,少爷又说:“你且过来,我有几句话,让你帮给我大哥?!?/p>

    那人居然就真的过来,是自信,还是傻呢?



    他首先迎来的是少爷的一巴掌,然后又吩咐我给他两巴掌,虽然不明白少爷为什么让我去扇耳光,但还是照做了。



    柳明:丫的,打一巴掌手就没劲了,只能让人代劳了。



    在他还震惊少爷居然打他的时候,我跳起来猛猛给他一巴掌,打得他头冒金星,然后摔到在地上。



    这一巴掌运用了师傅教的一切,挥剑,呸,是打耳光,快准狠。



    效果喜人,而且少爷都被吓到了,王婆只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王婆、柳明:这丫头的手劲怎么这么大,燕叔/燕然怎么练出来的。



    然后,柳明又思考了一下,最近有没有招惹二丫。



    其实连大黄都被吓到了。



    大黄:铲屎的什么时候变这么猛,怎么办,算了偶先放她一马,不是我怂,是我大度,不想跟她斤斤计较而已。



    过了好一会儿,来传话的小厮醒了,被大黄舔醒的。



    “去去,滚一边去,我想想,我是来…”



    大黄:汪汪。



    “醒了?”



    看到是柳明在说话,又看到某个丫头不在,然后放肆的说:“你竟然敢打我,还让别人打我,不知道我主子是谁吗?”



    柳明心想,这家伙怕是失了智,还是自己大哥身边只有这种货色了。



    柳明冷冷的说:“你是奴才,而我才是主子,有什么不敢的,回去告诉我大哥,让他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狗?!?/p>

    “你…”



    本来想说些狠话,可突然听到某个丫头的声音,就给憋了回去。



    “少爷,你的洗脚水我给你端来了!”



    我端着铜盆进来,看着刚才那个人好像在害怕什么,急急忙忙的就走了。



    “少爷,水热不?”



    “嗯,还可以,二丫,我突然发现?!?/p>

    不知道少爷想说什么,难道是我每天晚上偷吃被发现了,一定是大黄吃太多才被发现的。



    大黄:谁吃得多,你心里没点数,而且每次都是你先,然后才到我。



    “哦,少爷,你想说什么?!?/p>

    “我想说,以后没我的吩咐,千万不要动手?!?/p>

    哎,我还以为被发现了,这都什么啊,难道是今晚我吓到了少爷。



    “我知道了少爷,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p>

    真是和谐又温馨的主仆俩。



    第二天,我本想留下,王婆却执意要一个人做。



    好在,后来心兰姐姐带着人来帮忙。



    管事:惹不起,明少爷,大少爷,安少爷,这都是爷,所以才放人,不然现在这么忙怎么会放人去做其他的。



    响午时分,柳楚来了,只是他的两个随从,一个貌美如花,另一个肿着半边脸。



    柳安和柳明在石亭坐着,一人在品茶,一人在呡酒。



    “老二,小三两位真是好兴致啊,一个喝酒,而另一个却在喝茶?!?/p>

    柳明直接就说:“大哥,我们的兴致再高,也不及你的千分之一?!?/p>

    然后有意无意的看向柳明身后那貌美如花。



    看到人家都害羞了,脸上多了一层红晕。



    “哪有,如果小三想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二,老二也可以啊?!?/p>

    “大哥,我就算了,接受不未?!?/p>

    柳明又在心里补了一句,实在太恶心了。



    而且刚才我是在嘲讽你,怎么就给我介绍起来了。



    大哥,你是真蠢吗?



    的确,柳楚确实没有听出来嘲讽,反而是认为柳明在恭维他。



    也许这就是蠢人与聪明人的不同。



    柳安也跟着表示了拒绝。



    柳楚不放弃,继续说:“小三你们真的不要,现在府外都是在玩这个,正常的很?!?/p>

    柳明只想说,正常个鬼啊,两个大男人,你想恶心谁。



    柳楚见没人搭理他,虽然有些恼火,但还是没有继续讲下去。



    没多久,心兰领着人将菜都端上桌。



    然后,又静静的站在柳安身后。



    柳明的身后自然是王婆,而柳楚身后当然是那位貌美如花。



    柳楚看到柳明身后,过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是王婆,就忍不住想笑。



    “小三,你怎么还是个老太婆在伺候你,你看老二,他那个长得多标志,那小脸,那小嘴…”



    王婆没说什么。



    但这柳安能忍?



    带着怒气说:“大哥,不要这么轻浮,而且心兰是我的丫鬟?!?/p>

    柳安这一宣言,让心已经冰凉的心兰感到一阵火热,原来他也是在乎我的。



    而柳楚仿佛没有听到柳安话里的怒气,继续说:“老二,把她借我几个月,几个月后再还你?!?/p>

    柳安那叫一个气,什么叫借几个月再还,那是人,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件东西。



    他快要忍不住了。



    柳明知道,柳楚玩过火了,所以赶紧转移话题,说:“大哥,你在外面游学,开销大不?”



    “当然大啊,一个月下来随便都要几百两,有些先生一晚上就要一千两,甚至更多?!?/p>

    柳明在抽搐,大哥,敢情,你的先生都是女的,应该是姓花,叫花魁才对。



    “大哥,我出一千两,要你一个人!”

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