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城网开户:195 相约起兵,摔杯为号!


本站公告

    吴楚密谋

    吴国都,会稽。

    吴王宫。

    从帝都金陵城飞出的一封飞鸽传信,飞快的抵达大楚众诸侯之一吴王宫殿内。

    项弼和妃妾们正在欢愉,收到侍卫送来的密信,不由面色一变,大怒摔杯,拍案而起,“这小昏侯,胆敢如此欺本王!

    怂恿皇帝,一道圣旨便要封禁天下铜山,只准朝廷铸币,严查私铸铜币。

    我吴国自立朝以来,世代铸币,凭什么说封就封?

    吾儿,你来看看,这小昏侯都干了什么好事!”

    “是!”

    吴王世子项贤立刻接过密信来一看,顿时目露阴毒之色,“又是这个小昏侯在搞鬼!”

    之前在秦淮河畔烟雨画舫,小昏侯和太子项天歌,百般嘲讽于他,太子甚至丢掷飞剑伤了他的下体,让他从此不能人道。

    若非他早有子嗣,恐怕世子之位都不保。

    这是不共戴天之仇。

    从此他便暗暗发誓,必报这奇耻大辱。

    总有一日,他要助父王夺了这大楚皇朝的天下,自己当上太子,将这痛苦百倍还给太子项天歌和小昏侯。

    只是,造反也要讲究时机。无缘无故造反,没人支持,容易被镇压。

    最好是朝廷倒行逆施,天下诸侯和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纷纷造反才好。

    否则名不正言不顺,没有人愿意追随。

    他苦无机会。

    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小昏侯居然献上《禁私铸铜币策》,祸害天下诸侯和满朝的权贵,皇帝居然同意了,朝廷这是要一举惹怒众诸侯。

    “父王,明上是小昏侯献策。但实际,皇帝这是要用刀子割我们诸侯的肉??!

    我吴国每年铸铜币十数亿,乃是吴国的一大收入。

    现在朝廷要封禁天下铜山,我吴国至少要损失四五分之一的钱财。我吴国财力富庶,养精兵数万,花的就是这些铸造铜币的钱财。

    损失如此之重,这是绝无法容忍的!干脆,反了它!”

    项贤咬牙切齿,献言道。

    “你的意思,不忍了?...但为了这件事情造反,是不是有些过了?!”

    项弼眯着眼睛,问道。

    自从金陵城回来,世子项贤重伤醒来之后发现断了根,受奇耻大辱的刺激,日夜发奋苦读治国韬略、兵书战策。

    已经成为他治理吴国最得力的助手。

    “断然不能忍!”

    项贤恨道:“这《禁私铸铜币令》,虽然不足以致命,但却是钝刀子割肉,一点点抽我们诸侯的血!

    儿臣敢断言,小昏侯在怂恿朝廷禁了铜币之后,还会继续下手,从诸侯身上搜刮更多的钱财。

    指不定,还会禁绝其它。

    长此以往,我众诸侯国定然血尽而亡。等到众诸侯国血流耗尽,疲惫不堪之时,便动用最后的手段——削藩。

    这就是小昏侯和皇帝最阴毒的地方,他们不急着逼我们造反,而是先割肉放血。

    我们决不可坐以待毙。除了造反,无路可走。

    当然,儿臣以为,造反也不能太过仓促。

    朝廷的实力极强,光是我吴国一国之力不行,还需要联合众诸侯一起动手才行。

    父王当立刻派人,联络楚王、赵王、胶东王、胶西王、淄川王、济南王...他们十余位诸侯王,对朝廷横征暴敛也是早有怨言,只是隐忍而已!

    我们先联络众诸侯们,都准备好刀枪兵马。

    一旦时机成熟,众诸侯们便揭竿而起,天下群雄奋起,围攻帝都,夺了这大楚的天下。

    到时候称皇也好,称帝也罢,项家众诸侯们共分这天下?!?br />
    “好!”

    吴王项弼眸中精光闪烁。

    他乃是项家众诸侯里面最强的一个,早有称皇的野心,一向瞧不起金陵城帝都里的那个皇帝项燕然。

    十年前,项燕然亲征匈奴,打了一仗,还没打赢。

    在位的这十年,也几乎没干什么其它的大事情。

    只是,他难有机会而已。

    如今既然朝廷先开始动手了,那众诸侯们也就不手软了。

    项弼一拍案,喝道:“吾儿,立刻传书给楚王、赵王,还有齐王等一众诸侯,言明利弊,相约起兵,并且速速各自筹备起兵所需的兵马。

    还有,小昏侯此子,胆敢献此妖策,离间我项氏子孙,祸害诸侯。当先斩出之,以谢天下诸侯!”

    “是,父王,此事我去安排。

    起兵需要约杯为号!

    我们便以小昏侯为号!诛杀小昏侯之日,便是众诸侯们起兵造反之时?!?br />
    项贤不屑道。

    刺杀一个无兵无权的小昏侯,对实力庞大的诸侯王来说,易如反掌而已。

    无非是几十名刺客,吴王的门客高手有的是,有擅长剑道,有擅长刀盾,有顶尖的弓箭手。

    拿下小昏侯的项上人头,为起兵造反祭旗。

    ...

    楚国。

    国都彭城。

    楚王项戊接到来自金陵城的密信消息,称朝廷封禁铜矿,顿时大怒。

    朝廷的这一刀割下来,痛??!

    几亿铜钱的收入就这样没了。

    他拿什么钱来养兵?

    那个诸侯王不震怒?!

    很快,他又接到吴王项弼的相约起兵的信函,不由大喜。

    他立刻召集楚国的众臣子,门客,谋士,询问对策。

    楚国众臣们顿时兴奋了,楚王要是能坐上皇帝之位,他们就是从龙之臣??!

    到时候,他们封侯,封相,封将,子孙后代享用不尽。

    干了!

    富贵险中求!

    楚王见众臣都支持,立刻决定起兵,发信函给吴王,邀众诸侯们一起造反。

    “好!皇帝横征暴敛,早就该取而代之了。这大楚皇朝的天下,凭什么他项燕然坐的,我项戊却坐不得?!

    吴王决定起兵之日,以杀小昏侯为约,我自当起兵!”

    “立刻派人去联络众诸侯,准备好起兵之事,我楚国决定一同起兵!”

    ……

    很快,众诸侯们兴奋起来,彼此传信,热络无比,相互约定起兵。

    “狗皇帝信任奸佞,起用大楚最昏庸纨绔子弟的小昏侯,来祸害我等项氏诸侯,我们一起反了他狗皇帝!”

    “好,摔杯为号,诛杀小昏侯之日,便是起兵之时!”

    “灭了狗皇帝,我等大碗吃肉,大口喝酒,分封天下!”

    bq

    
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