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国际娱乐成:


本站公告

    李世民抚着长须,再一次翻动着报纸,又回到了《天竺血?;匾渎肌氛馄史壮?,令人热血沸腾的战争上。

    不禁想到了倘若那篇《天竺大陆简史》中关于中天竺国的一切都是实情的话。

    那么,那位王玄策能够率军战而胜之,到最后平定整个中天竺国的过程。

    怕是不会像自己与一干臣工所议论与猜想的那么简单轻松。

    一思及此,李世民抿了抿嘴,  正想要叫赵昆,这才想起他已经出去办事去了。

    罢,且先如此,看看再说。总之程处弼吹得天花乱坠,李渊则只是不置可否地翻了两个白眼,抚着长须插嘴道。

    “那你小子跟老夫说说,为何老夫事前半点也未听闻?”

    程处弼无可奈何地双手一摊?!罢庥植皇俏⒊嫉拇??!?br />
    “微臣只是给了太妃娘娘建议,  太妃娘娘说要考虑考虑。

    只是让微臣拉着那些乐师去学了曲子回来,  这会子她们才刚刚开始学?!?br />
    “难道太妃娘娘没有跟你老人家说?”

    李渊听到了程处弼这话,  不禁想起前些日子自己当时询问宇文氏。

    宇文氏还说有個惊喜给自己,所以要对自己保密之事。

    方才一干嫔妃舞动之时,那一张张神采飞扬的面容,李渊的目光落回了那显得有些揣揣不安的程三郎身上。

    “老夫知道不知道,你就甭操这份心了?!?br />
    “对了,你就当老夫没来过,过去交待那些人,不许多嘴?!?br />
    看到李渊投来的目光,程处弼脑袋点得飞快。

    “懂懂懂,上皇你就放心好了,打死微臣也不会泄漏你过来?!?br />
    “嗯……你小子也算是替老夫办了一件好事?!?br />
    李渊的大手,重重地拍了拍程处弼的肩膀,这才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音乐飞扬的方向,转身而去。

    看到了这一幕,程处弼如释重负地抹了一下额角莫虚有的冷汗。

    虽然不知道这位老司机一会红眼一会唏嘘感慨到底是怎么了,  至少没有恼羞成怒拿老子来当出气筒就成。

    程处弼伴随着那节奏,晃荡着双肩,一脸得色地又再一次溜达回到了殿外。

    太上皇这关一过,没有人能够阻止这广场舞提前一千多年大流行,便是陛下也不行。

    #####

    离开一段距离之后,看到了太上皇那张显得十分复杂的表情,忠宝忍不住开口问道。

    “陛下为何不斥责那小子……”

    李渊不禁失笑着摇了摇头。

    “斥责他什么,斥责他带那些乐师去习得这种古怪的舞曲?”

    “你方才没有看到罢了,方才朕,看到了嫔妃们那一张张显得光采照人的脸……”

    “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从前,朕还不是上皇,她们在朕的跟前翩翩起舞,而朕抄着琵琶为她们伴奏?!?br />
    “那乐声还有笑声,仿佛能够响彻整个皇宫,整个长安……”

    李渊不知何时,已然停下了脚步,举目张望着这坐大安宫。

    这里原本是自己在武德五年之际,特地命将作监为爱子李世民所营造建的一座宫殿群,  位于宫城之西。

    那个时候,  称之为宏义宫,  至九年七月始成,这里有山林胜景,甚是秀美。

    当年二郎在此居住之时,李渊就曾经前来此宫,甚好这里的美景。

    只是在那场大动荡之后,李渊仍旧在皇宫中呆了三年,最终他实在不乐意与二郎朝夕于一宫。

    总觉得那座皇宫里边,还残留着浓浓的血腥味。

    于是便于贞观三年,迁入这宏义宫,并将这里更名为大安宫。

    那些年来,自己似乎都忘记了怎么笑,而身边的嫔妃们,都显得那样的小心翼翼,诚惶诚恐。

    “这些年来,朕亏欠了她们太多,好在,今日……今日朕的心情好了不少,就不跟那个小混蛋计较了?!?br />
    看着那快步而去的上皇陛下,虽然有许多的话没有说出来。

    忠宝却很明白,轻应了一声,再一次快步跟上上皇陛下的脚步。

    #####

    之后的每天近昏时分,

    白天的时候,这些嫔妃们也都不再独处,三五相聚,打起了竹牌。

    用过了晚饭的几位嫔妃们,都会聚集在一起。

    伴着那动感的音乐,翩翩起舞。

    甚至有时候,太上皇李渊兴致大好的时候,还会亲自下场,替她们伴奏。

    大安宫中那原本沉沉的暮气,仿佛也在渐渐地消融着。

    兴许是因为太上皇李渊已经远离了政局,而她们这些嫔妃即便再勾心斗角,又能如何?

    何况经历了这十余年来的太妃生涯,都已经全部上了年纪,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大家之间的关系越发地显得融洽起来,而李渊,也很享受这样的气氛,脸上的笑容,越发地多了起来。

    就连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前来请安之时,面对着如今大安宫安乐详和的气氛很是吃惊。

    等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听到了那很令人上头的乐曲之后,夫妻二人哭笑不得。

    回宫的路上,李世民打量着那张方才从乐师手中拿到的乐谱,打量着那上面的古怪数字制作的简谱。

    方才,父皇还很显摆地亲自抄起琵琶弹奏了这首曲名叫《伤不起》的乐曲。

    可是从头听到尾,李世民实在是没听出来哪里伤了,只感觉整首乐曲都快欢的不行。

    特别是那很容易上头的曲调和节奏,让人回味起来,真有一种想要随之翩翩而动的感觉。

    看罢了那张古怪的简谱,李世民长长地叹了口气,无比伤脑筋地道。

    “没想到程三郎那小子闹腾的妖蛾子,错有错着,唉……”

    长孙皇后看着夫君的模样,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夫君,这可是好事情,你怎么反倒不开心了?”

    李世民摆了摆手,又叹了一口气道。

    “为夫开心是挺开心的,可是,可总觉得这事不对?!?br />
    长孙皇后好奇地打量着夫君,不知道他此言何意。

    “为夫之前寻思着,今年去九成宫避暑来着,一直在犹豫,到底该不该让这小子伴驾。

    现如今看来,不把这小子带在身边,我着实放心不下?!?br />
    “那便让他跟着去吧,有他在其实也挺好的,不过就是,九成宫周边的那些飞禽走兽,可就遭罪了……”

    书阅屋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