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网2046交流:第一八六章狼爱上羊??!爱的疯狂


本站公告

    长孙冲最近心情是美丽的!

    如今他已经到了喜欢做梦的年纪!

    每个少年都曾经做过这样的梦。

    而且境的不断深入!

    长孙冲还喜欢上了一个叫做撸啊撸的运动。

    每个少年的成长都离不开这项运动。

    正是这项自娱自乐,让一个个少年,完成了从男孩子,到一个真正男子汉的蜕变。

    奇怪的是梦中的女主角,雷打不动的是他的表妹长乐公主。

    长孙冲这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思想。

    是所有少年郎同样的毛病。

    想当初林然在后世,还曾经对着自己心中的女神照片,咿咿呀呀过一番呢!

    更何况如今这个没有任何娱乐的时代!

    有此思想实属少年之正常心理。

    于是在母亲告诉他的姑母。

    也就是皇后娘娘已经答应了他和长乐的婚事的时候。

    长孙冲激动的无以复加。

    晚上的梦境更加的频繁了。

    一手撸啊撸玩的是出神入化。

    正所谓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曳裳堂?。

    不过长孙冲正值大好年华。

    还不知道有些东西珍贵的年纪。

    而且正值春暖花开的大好时光。

    所以区区一手撸啊?;苟〔涣怂母?。

    不过即便如此也让他整日里显得萎靡不振起来。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孩儿什么时候和表妹成亲???”

    长孙冲迫不及待的等待真正的成人礼的到来。

    “你这个不求上进的家伙?!?br />
    “同样是结拜兄弟,人家林然如今已经官拜尚书了?!?br />
    “和老子是一个级别的?!?br />
    “你看看你,至今还是个从六品的果尉?!?br />
    “整天就想着那些个没用的东西?!?br />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小子在被窝里干的那些事?”

    “老子也是过来人······”

    长孙无忌一番话,让长孙冲面红耳赤的同时,心里也大加赞叹。

    原来父亲大人当初也这番模样。

    难怪自己称是过来人。

    如果长孙无忌知道儿子心里的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不过此时他确实是欣慰的。

    因为妹妹答应了这桩婚事。

    如此冲儿的前程也是一片大好。

    毕竟长乐可是所有公主里面。

    陛下和皇后最宠爱的公主。

    “这段时间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br />
    “此事一旦公开,你这个驸马爷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br />
    “咱们可不能让那些人说三道四?!?br />
    “你知道多少家的公子哥,心仪长乐吗?”

    “这是你姑母看在咱两家亲近的份上才答应下来的?!?br />
    “不然,就凭你这两下子,做梦都娶不到长乐?!?br />
    长孙无忌谆谆教导着。

    长孙冲闻言乖巧的低下了脑袋。

    说一千,道一万。

    只要是能娶到长乐,就算是被打个半死都成。

    被父亲骂上几句,又不少一根汗毛。

    何乐而不为呢。

    “老子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长孙无忌气愤的开口说道。

    “老爷,您好好跟冲儿说,别吓着咱冲儿?!?br />
    长孙夫人拉住长孙无忌的胳膊劝慰道。

    “父亲大人,孩儿知道了?!?br />
    “孩儿一定好好表现,不给父亲大人丢脸?!?br />
    这句话让长孙无忌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林然马上就要上任了,以后多跟他接触接触?!?br />
    “多学学那孩子身上的优点,不是老子说你?!?br />
    “你跟林然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太极宫,立政殿。

    “父皇,母后。儿臣回来了?!?br />
    长乐牢记林然的嘱托,像以前一样微笑着给父皇和母后施礼。

    让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都大吃一惊。

    这不是他们女儿的秉性啊。

    走的时候哭哭啼啼的。

    从林家村回来,立马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过只要女儿开心就好。

    “长乐,事情都办成了吧?”

    “父皇交代的事情,长乐那里敢不办成?”

    长乐微笑着回应道。

    “那母后交代的事,你还不是不同意?”

    长孙皇后借题发挥,开口说道。

    “母后,儿臣想明白了,一切按照母后的意思去办?!?br />
    长乐微笑着回应道。

    “这才是母后的好长乐吗,来坐到母后身边来?!?br />
    长孙皇后欣喜的拉住长乐的手说道。

    长乐闻言乖巧的坐在了母后身边。

    完全没有了早上死也不要嫁给长孙冲的态势。

    长孙皇后不疑有他。

    可是李二陛下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自己的女儿,自己太了解了。

    和自己一样的犟脾气。

    认准的事情。

    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这样轻而易举的回心转意。

    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林家村的小子给下绊子了。

    想到林家村的小子。

    李二陛下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这才是配得上长乐的乘龙快婿啊。

    长孙冲,简直连给长乐提鞋都不配。

    不过后宫的事情向来都是由皇后做主。

    这件事看看最终事情的走向吧。

    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

    自己还是不会插手的。

    反倒是他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既然长乐也同意了此事,二郎咱们便择一个黄道吉日?!?br />
    “将两个孩子的事情定下来吧?”

    长孙皇后开口询问道。

    “好,一切由皇后做主,不过近日朕公务繁忙?!?br />
    “这次会试的甲榜考生还要面圣,林公子任礼部尚书?!?br />
    “朕还要和他商讨办学事宜,以及这些考生的具体安排,都是一堆繁忙的事情啊?!?br />
    “如果皇后不急,这事可以适当的缓一缓?!?br />
    长孙皇后闻言,确实是如此。

    便开口说道,那就等二郎忙过这段时间再说。

    长乐闻言则向父皇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那眼神刚好被父皇看到。

    李二陛下欣慰的笑了。

    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这里面果然有事。

    好你个臭小子,竟然偷偷的偷走了长乐的心。

    李二陛下心里既高兴有有些失落。

    女儿大了终究是人家的人。

    这是每一个做父母的都要面对的事实。

    不过每一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后半生能够幸??炖?。

    这个心思是千百年来都不曾改变过的。

    三天的时间转眼而过。

    林然这一次的离家心情是沉重的。

    他不敢在果果和厚厚醒来后离开。

    因为他受不了两孩子惊天动地的哭喊声。

    两个孩子对于哥哥的依赖,让林然既高兴又难过。

    “父亲,母亲。等孩儿的府邸收拾好了,就来接父亲和母亲去长安居住?!?br />
    “省的果果和厚厚整日里纠缠着您要哥哥?!?br />
    一句话惹的孙氏泪水涟涟。

    “到了朝堂上可不比家里,好好的干?!?br />
    “荷花可要照顾好然儿?!?br />
    “夫人,您就放心吧,公子在长安的衣食住行,荷花都包了?!?br />
    一句话让林然满头黑线。

    这话要是放在后世,那可是妥妥的让人想入非非啊。

    林然和荷花在父母的陪伴下走到了村口。

    让林然感动的一幕出现了。

    孩子们整整齐齐的站在了林家村的大门前。

    他们是来为老师送行的。

    这是他们自发组织的约定。

    在马周的带领下。

    孩子们迈着整齐的步伐。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孩子们用林然教导的歌曲来为老师壮行。

    没有任何的言语。

    却让每一个孩子唱得泪流满面。

    林然毅然转身和荷花登上马车。

    他不敢停留。

    他怕孩子们看到自己滑落的眼泪。

    直到马车跑出很远···

    嘹亮的歌声仍然在林然的耳畔回荡着,回荡着······

    久久不曾停息。

    那是林然心里的歌。

    “荷花,咱们先去宿国公府邸吧,你现在姨娘那里休息?!?br />
    “等我的尚书府安置好了,再接你过去打理?!?br />
    眼看便到了长安城。

    林然对坐在对面的荷花姑娘开口说道。

    “荷花,都听公子的?!?br />
    “公子随便想怎么样都行?!?br />
    如今的荷花已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姑娘。

    该显现出来的地方都显现了出来。

    让林然的目光也不得不在某些地方稍作停留。

    请不要骂我们的猪脚。

    因为这是每一个男人的通病。

    圣人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林然乎。

    马车一路向宿国公府邸而去。

    管家范正书听到叩门声,立即打开了大门。

    见是林然和荷花。

    立即欣喜的汇报道。

    “夫人,夫人。状元郎和荷花来了?!?br />
    宿国夫人欣喜的从里屋出来。

    “晚辈见过姨娘,今日晚辈去皇宫报道?!?br />
    “先把荷花安顿在姨娘处?!?br />
    林然恭敬的施礼说道。

    “瞧你这孩子还这么客气,姨娘的命都是你救的?!?br />
    “荷花本来就是府上的丫环,回家来看看是应该的?!?br />
    “你呀,如今可是尚书了,比你那处默哥哥可强多了?!?br />
    “府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姨父已经给你置办好了?!?br />
    “按照陛下的意思,就在咱隔壁街上,以后把你娘亲接来?!?br />
    “咱们一家人就能天天在一起了?!?br />
    “等下姨娘就派人跟荷花过去收拾府邸,再给你添几个水灵乖巧的小丫环?!?br />
    宿国夫人欣喜的开口说道。

    “多谢姨娘和姨父的照顾,晚辈感激不尽?!?br />
    “时候不早了,晚辈这就进宫?!?br />
    “好孩子,正事要紧,赶紧去吧。说不定还能在皇宫遇到你姨父?!?br />
    林然和姨娘施礼告退。

    徒步往皇宫走去。

    宿国公府邸和太极宫仅有一街之隔。

    就算是步行也不过是盏茶时间。

    显德殿里李二陛下这几日,仍然在拿崔家的事情大做文章。

    一天天吹胡子瞪眼睛。

    搞得一干世家权贵人心惶惶。

    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趾高气昂。

    全部都夹紧了尾巴做人。

    让李二陛下现在的心情非常舒爽。

    就连最近自己喜欢的运动频率,都增加了不少。

    “陛下,新任礼部尚书在殿外等候?!?br />
    门口的禁卫军启奏道。

    “带林尚书去御书房等朕?!?br />
    “今日林尚书还未着官服,就不让他与众位爱卿见面了?!?br />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环视群臣开口说道。

    “知节,林尚书的府邸都安置好了吧?”

    “启奏陛下,末将已经按照陛下的旨意安排好了?!?br />
    “与末将只有一街之隔?!?br />
    程咬金的话,让李二陛下欣喜的点点头。

    很快,早朝便被李二陛下解散。

    心中有事的李二急匆匆的往御书房走去。

    “微臣参见陛下?!?br />
    林然见李二匆匆走来,赶紧起身施礼说道。

    “你们几个暂且退下吧?!?br />
    李二环顾四周几个内侍开口说道。

    内侍闻言赶紧答应一声,恭敬的施礼告退。

    整个御书房,就剩下李二和林然两人。

    “殿下,殿下···公子去御书房了?!?br />
    “陛下将御书房的内侍都赶了出来?!?br />
    长乐公主的超级情报员翠竹姑娘,一路跑来向长乐公主汇报道。

    “将所有的内侍都赶出来,父皇和公子再说什么秘密呢?”

    长乐眨巴着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不行,我要去看看去······”

    长乐想到这里立即出宫直奔御书房而去。

    御书房里,林然被李二陛下盯的浑身发毛。

    李二那一双鹰眼直勾勾的盯住林然,一动不动。

    让林然一时之间鸭鸭不知所措。

    “好你个臭小子,竟然敢私自偷走朕的长乐的心?”

    “你真是好胆???”

    “朕,养了十几年的长乐,竟然被你这个臭小子给迷惑了心智?”

    “你可知罪?”

    李二看着面前玉树临风的少年,也只有这样的少年才能配得上自己的长乐。

    可是他不得不按压住内心的喜悦。

    一副扮猪吃老虎的模样,审视着林然。

    他要看看这个少年,是不是真正的喜欢长乐?

    倘若他只是贪恋长乐的美色,或者是贪图皇家的权贵。

    今日定要让这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陛下都知道了,微臣也就不遮遮掩掩了?!?br />
    “还请陛下成全微臣和长乐的婚事,微臣和长乐已经两情相悦很久,很久了······”

    “如果陛下不同意,微臣死不足惜?!?br />
    “可是,还请陛下为了以后子孙的考虑?!?br />
    “不要将长乐嫁给长孙冲?!?br />
    林然知道早晚会面对李二陛下的。

    既然这一天这么早的提前到来了。

    而且还是被陛下看出了端倪,不如索性来个痛快。

    “臭小子,你真的不怕死吗?”

    “如果你现在迷途知返,朕可以留你一条性命?!?br />
    “只要你以后不再纠缠长乐,朕还给你这礼部尚书一职?!?br />
    李二陛下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林然开口说道。

    语气之严厉,态度之恶劣。

    让在御书房外偷听的长乐公主,浑身瑟瑟发抖。

    “大丈夫生于世间,生又何妨,死又何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br />
    “如果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林然的话,让门外的长乐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奔涌而出。

    ‘父皇啊父皇,你何苦苦苦相逼?’

    长乐紧张的浑身发抖,内心却是甜蜜无比的。

    因为她得到了真正的爱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李二陛下瞬间也被感动了。

    可是他不得不进行最后的试探。

    凭他对这小子的了解。

    绝对是个演技一流的人。

    不到最后,他还不能确定林然的真心。

    既然如此,朕便成全你。

    ‘刷’的一声。

    李二拔出御案下的佩剑。

    剑光闪闪。

    剑尖直指林然而去。

    林然注视着李二,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再见了父亲,再见了母亲。

    再见了果果,再见了厚厚。

    再见了我最心爱的长乐······

    李二在林然的眼中看不到一丝丝害怕。

    那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的勇敢和担当。

    那是一种死不足惜的态度。

    甚至他惊讶的看到了林然在笑······

    就在此时长乐不顾一切的冲在了林然的面前。

    让李二陛下和林然都吓了一跳,大吃一惊。

    “父皇,您让长乐和公子一起去死吧?!?br />
    “如果公子不在了,长乐绝不独活······”

    “绝不独活······”

    长乐用身子挡在林然面前,脸颊上挂满眼泪。

    可是神色却是坚定和毅然的。

    李二看到长乐的模样,心都碎了一地。

    他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转身将佩剑狠狠的丢在地上。

    “臭小子,朕给你三日时间?!?br />
    “三日之内,让长孙家主动来皇后这里,解除长孙冲和长乐婚约的打算?!?br />
    “如果你能做到,朕的长乐便是你的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朕就当做没有发生过?!?br />
    “否则,休怪朕棒打鸳鸯散?!?br />
    李二转身走出了御书房。

    脸颊上却滑落下两行泪。

    ‘一对痴情的小人儿啊,让朕都感动了?!?br />
    ‘希望这小子能度过这一劫吧···’

    李二在心里祈祷着。

    “公子,你没事吧?”

    长乐猛地扑进林然的怀里。

    “傻丫头,没事?!?br />
    “陛下刚刚是在考验我的,一定是的?!?br />
    “放心吧,三日后,此事我一定办到?!?br />
    林然拍打着痛哭的长乐的后背,轻声的开口说道。

    林然在长乐依依不舍的眼神里离开了御书房,直接出宫而去。

    三日的时间太过紧张。

    他不得不争分夺秒的立即行动起来。

    宿国公府邸。

    林然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

    如今的长安城姨父一家是绝对值得信赖的。

    也是有大量人脉的存在。

    帮助自己完成此事,必须要依托他们的力量和人脉。

    “臭小子,你找那么多表亲结婚的作甚?”

    程咬金闻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老爷,林然如今已经是尚书郎了,不能再一口一个臭小子,臭小子的称呼了?!?br />
    宿国夫人不悦的提醒道。

    “夫人教导的是?!?br />
    程咬金摸摸头笑了起来。

    如今的程府,夫人俨然是一家之主的迹象。

    谁让她每次都能让程咬金感受到运动的快乐呢。

    “姨父,表亲和姨亲都是近亲?!?br />
    “这样的婚姻是不可取的,对后代特别不利?!?br />
    “生的儿女多数都是痴呆或身体有缺陷······”

    林然据实开口回答道。

    “竟然有这种事,老子想起来了?!?br />
    “军营就有不少将士都是表兄妹成家,结果生下个个都是痴呆傻子?!?br />
    程咬金闻言立即再次瞪大了眼睛。

    “可是,你身为礼部尚书,这不是你分内的事???”

    程咬金疑惑不解的开口询问道。

    “咳···咳···”

    林然对程咬金这么大把年纪,还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很无奈。

    “姨父,这是陛下今日,交代晚辈的任务?!?br />
    “晚辈也是无可奈何啊,陛下的圣谕。晚辈不敢不从?!?br />
    “还请姨父帮帮晚辈,这长安城里,也只有姨父对晚辈最好了?!?br />
    林然一番话,说的程咬金心花怒放。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程咬金闻言,脸上笑成麻花状。

    “林尚书的事情,就是老夫自己的事情?!?br />
    “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呢?!?br />
    “老夫这就派人去为林尚书寻找这表亲结婚的人去?!?br />
    “不过具体要多少?有要求吗?”

    “姨父,越多越好。让他们都带着自己痴呆或残疾的孩子一起来?!?br />
    “晚辈不让他们白来一趟?!?br />
    “一天每人十个铜板的误工费?!?br />
    林然微笑着回应道。

    “哪个你等一等?这十个铜板的误工费又是什么东西?”

    程咬金很好奇啊。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误工费这个新鲜的词语。

    “姨父,误工费,顾名思义就是耽误人家上工的费用啊?!?br />
    “是晚辈随口瞎编的,做不得数?!?br />
    “编的好,编的妙啊。不愧是礼部尚书,有文化就是不一样?!?br />
    “臭小子好好学着点······”

    程咬金一巴掌拍在身旁洗耳恭听的程处默的脑袋上。

    拍的程处默是眼冒金光,头昏脑涨。

    程处默心里苦啊,在一旁聆听也中枪。

    王氏的府邸里。

    王燕正在和父亲王长远说话。

    “父亲,如今崔家已经倒下。咱们的水晶之城生意依然火爆?!?br />
    “这一切都是拜林然所赐?!?br />
    “如今那孩子已经被陛下册封为礼部尚书一职?!?br />
    “昨晚女儿和夫君商量将咱家的王芳许配给林然?!?br />
    “夫君说这一切还得看林然的意思?!?br />
    王燕看着一言不发的父亲开口说道。

    早在林然被册封礼部尚书之前。

    王长远就有意将自己的小女儿许配给林然。

    此事如果牵线的话,吴普光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谁知道吴普光对此事不甚上心。

    让王长远干着急上火,也是无可奈何。

    “你芳妹虽然足不出阁,可是对状元郎却也是仰慕已久?!?br />
    “至今那首春江花月夜还被她在闺床前悬挂着。每日对着那副诗赋发呆?!?br />
    “可见状元郎在她心中地位不一般啊?!?br />
    “你找个机会让他俩见上一面,已了却七娘的相思之苦?!?br />
    “即便成不了婚姻,也能让七娘无憾了?!?br />
    “父亲放心,此事包在女儿身上?!?br />
    “咱家七娘长得那是貌美如仙,就是女儿看了也心动呢?!?br />
    “保证林然看到就一见倾心?!?br />
    王燕开心的回应道。

    “女儿这就去告诉七娘这个好消息?!?br />
    王燕告别父亲直接往王芳的闺房走去。

    “七娘,姐姐来看你了?!?br />
    房间里的女子闻言转过身来。

    只见那少女脸若银盘,眼似水杏。

    纤细腰肢,婀娜多姿。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肌肤如雪,嘴角挂甜。

    好一个绝世美人。

    让王燕这样的美女子,都暗自赞叹不已。

    “姐姐来了,快请坐?!?br />
    少女甜甜的声音,宛如。

    让人听了无比的舒爽入心。

    “还在看这首春江花月夜???”

    “七娘怕是都倒背如流了吧?”

    王燕抚摸着王芳的秀发笑着说道。

    “姐姐又在取笑七娘?!?br />
    “这首诗,七娘百看不厌,喜欢的紧呢?!?br />
    少女羞红的脸蛋越发的好看了起来。

    “七娘怕是喜欢写诗的人儿吧?”

    “姐姐看你是思春了······”

    王燕咯咯笑着回应道。

    “姐姐···七娘不理你了···”

    王燕的话,让少女原本微红的脸颊更加的娇艳欲·滴。

    “姐姐是来介绍七娘与林公子相识的?!?br />
    “七娘不理姐姐,姐姐可就走了···”

    王燕见状,故意做要起身离开状。

    “姐姐···”

    少女闻言伸出纤纤玉指拉住了欲要离开的王燕。

    “姐姐说的可是真的?”

    少女的声音低不可闻,比蚊子的声音还要小上许多。

    “当然是真的,比针尖还真?!?br />
    王燕看着少女娇羞的模样,心里也是甜滋滋的。

    这个林然真是福气大啊。

    竟然让自己这貌美如仙的妹妹日夜牵挂着。

    “七娘就等姐姐的好消息吧?!?br />
    “姐姐一定会让七娘美梦成真的?!?br />
    只不过一日的功夫。

    程咬金手下的将士们便扒拉出上百对表亲结婚的婚姻。

    这个年代人们根本就没有近亲结婚对下一代不利的观念。

    在他们的思想里。

    这样的亲上加亲是最好不过的婚姻。

    结果悲剧就是下一代的孩子们。

    这些无辜的孩子啊。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或身残,或智残。

    有的终生看不到阳光,感受不到生活的美好。

    有的终生不能言语,感受不到沟通的快乐。

    更有很多生命早早的便夭折了。

    还有些许的孩子被父母无情的遗弃。

    这些一桩桩悲剧和人间惨剧的发生。

    都是自己愚昧无知的结果。

    林然不仅仅要借此来改变自己和长乐的命运。

    改变长孙冲的命运。

    而且还要改变天下所有幻想着亲上加亲,愚昧无知人们的命运。

    此事正好借助长乐公主的婚约而推起。

    必定能引起陛下和皇后娘娘的重视。

    实在是最好不过的一个契机。

    “姨父果然神通广大,手眼通天?!?br />
    “不过一日时间便寻来这么多人?!?br />
    “晚辈真是佩服佩服啊···”

    林然恭敬的施礼说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俺是谁?”

    “俺可是礼部尚书郎的姨父啊······”

    “能不厉害吗?”

    程咬金不无臭屁的开口说道。

    那副自恋的模样,让林然的心中瞬间呼啸而过无数匹什么马·····

    “处默哥,随兄弟前往长孙府邸一趟?!?br />
    “咱们把冲哥儿请来,让他开开眼界?!?br />
    林然拍着程处默的肩膀开口说道。

    “臭小子你等等···”

    “不是陛下的圣谕吗?怎么和长孙家又扯上干系了?”

    程咬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瞬间他便感到了不对劲。

    林然知道糊弄不过去。

    只好说出了皇后娘娘将长乐公主许配给长孙冲的事情。

    “原来如此,看来陛下很看好你小子啊?!?br />
    “陛下竟然将这样的任务交给你?!?br />
    “老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可能将你当成了未来的驸马爷?!?br />
    程咬金一副十分八卦的模样。

    让林然不得不佩服他的老谋深算和老奸巨猾。

    在程咬金大大咧咧的背后。

    其实满脑子装的都是智慧。

    “既然是陛下的圣谕,等下老子也在背后给你小子推波助澜一把?!?br />
    “你们两个放心的去吧?!?br />
    程咬金大手子一挥,一副大将军的气派显露无疑。

    林然和程处默阔步走出程府。

    出门左拐第一家是宰相房玄龄的府邸。

    第二家便是吏部尚书长孙无忌的家了。

    林然礼貌的叩响了门环。

    管家开门一看是林然和程处默。

    立即热情的邀请进来。

    “老爷,公子。状元郎和程府大郎来了?!?br />
    长孙无忌和长孙冲闻言齐齐出门迎接。

    这要是搁在以往,长孙无忌根本不必如此大动干戈的。

    可是如今林然已经身居吏部尚书一职。

    不得不让他认真对待了起来。

    如此年少便有如此成就之人。

    林然是他生平仅见。

    可见其未来的前景是一片光明。

    足以引起老狐狸长孙无忌的重视。

    “晚辈见过长孙伯伯?!?br />
    林然恭敬的施礼说道。

    “林尚书客气了,大家都是同朝为官,以后还得仰仗林尚书扶持冲儿?!?br />
    长孙无忌果然不愧是老狐狸。

    开口就给林然扣上了一顶大帽子。

    “伯父言重了,晚辈的身世怎么能和冲哥哥相比?!?br />
    “能与冲哥哥结拜为异性兄弟,都是晚辈高攀了?!?br />
    “怎么还让两个孩子在外面站着?”

    “快请进府里说话啊?!?br />
    长孙夫人及时的出现打断了长孙无忌和林然的交谈。

    “对,对。是老夫愚钝了?!?br />
    “林尚书里面请?!?br />
    长孙无忌热情的邀请道。

    “伯父,伯母。晚辈找冲哥哥有点事,就不叨扰了?!?br />
    “好,好。冲儿快随林尚书前去吧?!?br />
    “好好跟林尚书学学,别整天整那些没用的······”

    长孙无忌给了长孙冲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开口叮嘱道。

    “孩儿知道了?!?br />
    长孙冲礼貌的给父亲施礼。

    三人一起走出了长孙府邸的大门。

    “哥哥,恭喜十弟被陛下册封礼部尚书一职?!?br />
    “今日是不是召集兄弟们一起去庆祝一番?!?br />
    刚出府门,长孙冲便开口说道。

    “庆祝是肯定的,不过眼前有一件比兄弟庆?;挂匾氖虑??!?br />
    林然一脸郑重的开口说道。

    “什么事情,比兄弟被册封尚书郎还重要?”

    长孙冲见林然一脸郑重的表情,疑惑不解的开口询问道。

    “冲哥哥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是啊,是啊···”

    “姑母同意我和表妹的婚事了?!?br />
    “最近俺每天晚上做梦都能笑醒···”

    长孙冲高兴的回应道。

    想起表妹那美貌的容颜,甜甜的笑脸。

    婀娜多姿的倩影。

    长孙冲心里就激动的不得了。

    “冲哥哥,兄弟实在是为了你好,所以兄弟听闻哥哥和长乐公主的事情便急忙找你来了?!?br />
    “十弟,今天莫非是专门为哥哥道喜来的?”

    “这可真让哥哥感动啊?!?br />
    “走,四季酒楼走起?!?br />
    “叫上他们几个,今天俺做东?!?br />
    长孙冲大气的开口说道。

    林然专门来此为他道喜,让他心中十分感动。

    都是身为礼部尚书一职的大臣了。

    仍然没有忘记自己这个好兄弟。

    实在是太够意思了。

    这样的好兄弟,举世难寻啊。

    太极宫承乾殿。

    李二陛下正在静静的听着百骑司统领的汇报。

    “陛下,尚书郎离开皇宫后便去了宿国公府邸?!?br />
    “一个时辰以后,便有成双入对的夫妻模样的进入宿国公府邸?!?br />
    “微臣观察到这些人还都带着孩子?!?br />
    “而且据微臣观察,这些孩子大多都是智障或残障孩儿?!?br />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莫非这些夫妻都是···”

    “都是表亲联姻不成?”

    这个想法突然在李二脑海里出现。

    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如果这样的婚姻真的导致孩子的不幸的话。

    那他这个做父亲的就太失职了。

    “现在尚书郎在什么地方?”

    李二陛下开口询问道。

    “刚刚尚书郎和程府大郎拜访了长孙府?!?br />
    “微臣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

    “所以着急赶来汇报了?!?br />
    李二陛下闻言,立即起身。

    心中的想法愈发的确切了起来。

    “好了,朕,知道了?!?br />
    百骑司统领闻言施礼告退而去。

    李二陛下则急匆匆的向立政殿而去。

    “二郎,这么急匆匆的而来,有什么急事吗?”

    “观音婢,快点随朕出宫?!?br />
    李二的话让长孙皇后大吃一惊。

    原本她以为陛下这么着急过来,是来运动的呢。

    同时她也做好了随时准备运动的准备。

    不曾想是立即出宫。

    “陛下,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长孙皇后看到李二陛下一脸郑重的模样。

    起身开口询问道。

    “事到如今,朕,也只是猜测而已?!?br />
    “但愿是朕想多了?!?br />
    “咱们去宿国公府邸一看便知?!?br />
    长孙皇后闻言,立即跟随在李二陛下的身侧,走出了立政殿。

    外面的轿撵已经备好。

    “算了,这么近的距离,不如皇后陪朕走走吧?!?br />
    “咱俩也好久没有在一起散步了?!?br />
    “二郎竟然记得咱俩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散步了?”

    “臣妾心里很是感动啊?!?br />
    “最近二郎一直在淑妃处运动?!?br />
    “臣妾这里二郎好久也没有来了呢···”

    长孙皇后不失时机的开口说道。

    说来也是奇怪,自打长孙皇后有意将长乐许配给长孙冲后。

    李二陛下愣是没来立政殿运动过一次。

    也难怪刚刚长孙皇后见陛下前来,有了立即运动的准备。

    “观音婢想多了,最近朕身体有些疲乏?!?br />
    “去淑妃哪里也只是看看恪儿而已?!?br />
    “虽然生命在于运动,可是运动过量终究是不好的?!?br />
    李二陛下脸不红,心不跳,脖子也不粗的开口回应道。

    长孙皇后闻言竟然无言以对。

    这还是以前那个二郎吗?

    不过她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跟随李二陛下往皇宫外面走去。

    一路上禁卫军见到陛下和皇后娘娘,无不恭敬的施礼。

    让李二陛下和皇后频频点头致意。

    “冲哥哥,今天兄弟不是让你来请客的?!?br />
    “也不是给你来道喜的?!?br />
    “长乐公主你娶不得?!?br />
    “你俩在一起不合适?!?br />
    “非常的不合适?!?br />
    林然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

    长孙冲闻言,立即不干了。

    “十弟你什么意思?”

    “为啥俺和表妹不合适?”

    “俺现在每天做梦都和表妹在一起呢?!?br />
    “俺俩可是打小就一起长大的,有什么不合适的?”

    “再则说了,姑母都做主同意了俺俩的婚事?!?br />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不合适呢?”

    长孙冲涨红了脸大声询问道。

    “冲哥哥,兄弟理解你的心情?!?br />
    “非常理解,你跟俺和处默哥去宿国公府邸一看便知了?!?br />
    “如果你强行和长乐公主联姻的话?!?br />
    “最后受苦的是下一代?!?br />
    “是你们的孩子们?!?br />
    林然的话让长孙冲暂时冷静了下来。

    对于林然的能力他还是了解的。

    自己这当初校尉的军功还是拜林然所赐。

    “十弟,如果真的对孩子有影响的话,俺肯定会慎重考虑的?!?br />
    “可是,平白无故的怎么让人信服?!?br />
    “你俩在这都白话半天了,净整些没用的?!?br />
    “那些表兄妹成亲的俺府邸都站满了?!?br />
    “让长孙冲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程处默见两人在大街上墨迹个没完没了,不由的生气的开口说道。

    “俺不是想让冲哥哥有个思想准备吗?”

    “省得届时吓他一跳?!?br />
    “有什么好怕的?俺长孙冲还不至于这么胆小如鼠?!?br />
    说完三人往宿国公府邸而去。

    就在他们刚刚进入宿国公府邸。

    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也缓步走了过来。

    bq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