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有网上最高返点:第六百四十五章 命牌碎


本站公告

    原本笑语盈盈的女子陡然间沉默了下来,几乎是立刻便引起了竹舍一人一兽的注意。

    桑梓出身奴籍,素擅察言观色。

    晴空契约灵初,对于主人的心绪起伏更是敏锐。

    当灵初神色微变的刹那,晴空第一次从主人那里,感受到了一瞬天翻地覆般的情绪起伏。

    虽然这情绪的起伏只是短短的一瞬,便平复了下来,只剩淡淡的波动。

    却足以令晴空感到诧异,手中握着的一个油滋滋,香喷喷的灵鸡腿哐当一声落在玉白的碗盘里。

    桑梓手中提起欲要斟酒的姿势也停顿在了半空,缓缓抬眸看向对面。

    两双眼睛,就这么看着灵初。

    灵初神识自腕间储物手镯深处一遍又一遍扫视而过。

    脸上僵住的神情渐渐的平淡起来,原本勾起的唇角缓缓放平,神色之间,倒有些莫测起来,眉眼中,也不知是恍惚还是悲伤。

    “桑梓,有人和我说过,天地大而无穷,世间万物生而有灵,该去看看才不枉此生,”灵初神色难辨,声音却难得的轻微,“后悔,从来晚矣?!?br />
    “好好修行吧,桑梓,大道巅峰之上,瑀瑀独行,未尝不是悲凉?!?br />
    话音落下,灵初将手中酒水一饮而尽,点滴不剩。

    旋即起身,看了晴空一眼,声音淡淡,“晴空,化原形?!?br />
    晴空惋惜的瞅了一眼白玉瓷盘里的香酥腿肉,却在灵初说完的瞬间飞快起身,腾空一跃而起,原本小小的人儿转眼间化为了一只通体雪白,毛发如云,却威严霸气的白虎。

    白虎肩胛一耸,一双雪白的翅膀仿佛遮天蔽日般浮现。

    金丹境界的晴空,体型倒是没有变大太多,但额头上的金色王字越发浓重,异色的虎目一瞪,便是满满的凌厉。

    灵初脚尖一点,身若清风,倏忽间便已落在晴空的背上。

    侧身而坐,青裳在云色间飘扬。

    伸手轻轻拍了拍晴空的背,“往东南飞,全速?!?br />
    声音淡淡却威严。

    晴空振翅而起,灵初腰间的真传弟子令牌闪烁着淡淡的光辉,一层层大阵为晴空敞开一条路。

    云从龙,风从虎。

    金丹境界的晴空,全力飞行的速度已然十分惊骇。

    不过须臾之间,这座悠悠的林中竹舍,便只剩下了桑梓一人,以及满桌的狼藉。

    桑梓纵目远眺,眼见着灵初和晴空消失在天际,眉目间满是忧色。

    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灵初才会这般失态。

    目光又收回到桌面上,桑梓提着手中的酒壶,为自己斟满了一盏,如同灵初一般,仰头一饮而尽。

    待杯中酒尽,杯盏落桌,桑梓清秀的眉眼中,已满是坚毅之色。

    昔年,她敢放手一搏,求得一条生路。

    今朝,她亦敢争上一争,求那大道不朽。

    袖子拂过桌面,整洁如故。

    桑梓回首望了望天际,此时天正蓝,风正轻。

    修士的身家都在身上,当真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便可以踏上游历的旅途。

    不过短短的半日时间,太清山上,那独立幽篁里的屋舍,第一次,空空如也,唯有阵法巍然。

    而此时的灵初和晴空,已经飞出了三清道宗,那一路扶摇而上的横冲直撞,着实令三清道宗不少弟子侧目惊讶。

    守山的长老们都被惊动了不少。

    一出山门,晴空双翅一振,须臾间便是数里开外,以修士的眼神也只能捕捉到淡淡的残影。

    晴空不知道要飞往何处,但主人说了要往东南飞,他便一直不停歇的往东南飞去。

    昼夜不休,风雨无阻。

    他能感受得到,主人此刻的心情,很低落,是晴空从未在主人身上感受到过的低落。

    低落到悲伤。

    一连飞了半月,仿佛一尊石雕般端坐在晴空背上的灵初,终于开口了。

    “稍微往东一点?!?br />
    说完,灵初又低下了头,这一回,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盒子。

    摩挲着盒子表面,晴空能够感受到,主人的心情似乎又低了一点。

    一时间,晴空更加担忧了。

    “不要担心,我只是……一时间有些恍惚了而已?!?br />
    晴空能够感受到灵初的心绪,灵初自然也能感受到晴空的情绪。

    “这个盒子,里面装着的,是命牌,”灵初目光里缓缓流淌而出的,除了悲伤,还有淡淡的暖意和追忆,“是对我,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人?!?br />
    她一连用了三个很重要。

    咔哒。

    锁扣被很轻易的打开,露出里面一对精致的玉牌。

    放在上面的那块玉牌,雕琢着漂亮而出尘的莲花,玉牌中央,一滴血色浸染其间。

    此刻,这块玉牌,从中间开始,裂开了一条又一条的细缝。

    玉白的指尖微凉,玉牌却透着暖意。

    灵初拂过玉牌表面的细缝,即使知道命牌坚硬的很,却依旧小心翼翼。

    “这命牌,我保存了数十年,现在,它……一直在出现碎痕?!?br />
    说着这话的灵初,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

    这块命牌,是当初浣娘离开之时,留下的。

    是这么多年来,灵初即便走得再远,也依旧无畏的底气。

    可是,它要碎了。

    命牌碎,命主陨。

    浣娘,已经在生死的边缘徘徊了。

    而灵初,只能跟随着命牌开始碎裂后,出现的位置,片刻不停的,以最快的速度,不顾一切的赶过去。

    一定,一定,一定要在命牌彻底碎裂前,找到浣娘。

    她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连一句道别的话都不曾说过,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剩下的话无需多言,晴空只微微沉默,随后再次用力一振双翅,就连四足都用上了,如踏风云,速度隐约间又快了一丝。

    灵初没有合上盖子,却将盒子紧紧抱住,眉眼柔和的摸了摸晴空的后颈。

    “多谢?!?br />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那是何等的悲意。

    九天青冥,碧落黄泉。

    灵初听过许多回,但通天之道她始终未曾听闻,更何况入冥之途。

    所以,一定要赶上。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br />
    “何处易,你看?!?8xs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