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娱乐平台:


本站公告

    这种随波逐流化为一道流水在深海之中飘荡的日子,一直持续数月的时间,融水术保证了他自身气息的绝对隐秘,尤其是在未曾出手作战的情况下,曾先后数次近距离观摩一些出自本能作战凶兽强悍的肉身。

    凶兽之间的战斗是血腥到极致的,并不能借用任何一点的外力,凭借的纯粹是肉身的力量。

    身躯之间的碰撞,  尾巴的横扫,口部的撕咬,手段并不算多,却是实打实招招见血,每当观摩完毕一次争斗之后,赵守寿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心灵震撼。

    除了凶兽之外,这里也是有一部分妖兽存在的,它们占据一条条海底灵脉,在这里繁衍壮大。

    深海之中固然是危险重重,  可是各种天材地宝同样很多,因此在这里生长的妖兽多是神通广大之辈。

    凶兽与妖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成长体系,就像它们天生死敌不可缓和的关系一样,每一次碰到之后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激战。

    对于以血食作为主要供养来源的凶兽来说,每一只游荡于深海的妖兽都是不可多得美食。

    反之对于妖兽来说,每一只凶兽的栖息之地,都是各种灵药天然的生长之地,经?;嵊幸恍┠攴?、品阶极高的天才地宝出现。

    这种源自于修行需求的根本矛盾完全是无法调和的,因此凶兽与妖兽,一旦碰面就是一场血战的开端。

    凶名昭著的深海之中各种战斗几乎是从未消失的,从四阶下品到五阶下品,几乎是应有尽有。

    同一品阶的妖兽,可以在深海之中生存下来的,明显是比中原修真界常见的同阶妖兽实力更胜一筹的。

    “这才是真正属于修士的战场,只有在这里才能够激发血液内最原始的凶悍气息”数月之后的一日,在对于这里有了一个充足的了解之后,赵守寿终于下定决心,  正式开始此行的探索。

    他并不是好高骛远之辈,  第一个目标自然是选择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在这些时日的观察之中,也早早已经确定下来,即一条体型足足超过百丈的四阶中品怪鱼。

    数日之前赵守寿曾经观察过这条怪鱼与另外一只不知名凶兽之间的战斗,对于它的主要手段已经心中有数,关键的一点是它的巢穴建立在一条四阶中品晶岩白矿之上。

    这种四阶灵矿在修真界的数量并不多,算得上用途广泛的特殊宝物,炼制灵宝时候作为辅助灵材加入少部分,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其威力,使修士在与同阶战斗之中占据一定的优势。

    最关键的一点则是通常在这种晶岩白矿之上,是有一定的几率孕育一种晶岩白草紫花的灵药。

    晶岩白草紫花本身并不能用来炼丹,也不能用来提升自身的修为,唯一有价值反而是它的果实。

    果实研磨之后,修士可直接服食炼化,其中蕴含有一股浓郁的先天灵力,对于元婴期修士修为的提升效果尤其明显。

    大部分妖兽并不懂得如何利用晶岩白草紫花的种子,一旦有所发现在充足时间的积累之下,定然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更何况这一条四阶中品怪鱼,乃是数月以来赵守寿所遇到的唯一一条水平相当的妖兽,  实在是没有白白放过的理由。

    “上一次与凶兽的交战之中怪鱼虽略胜一筹,本身也遭遇重创,短短的时间应当尚未恢复,说不得可以占到一些便宜”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一切的行动自然是相当之快速的。

    半个时辰之后,重新返回亮眼晶岩白矿附近,一个约莫一人高的洞口,正是怪鱼的巢穴所在。

    赵守寿并不用故意采取一些措施用来诱敌,这里的每一只妖兽、凶兽都有相当强悍的领地意识。

    一旦在领地中察觉到陌生的气息,怪鱼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并将对手驱逐或者猎杀,何况还是一位对于妖兽来说颇具有吸引力的修士血食。

    “咻”果不其然赵守寿不过是出现在怪鱼洞口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一条庞然大物已经十分灵活的从洞府之中一冲而出。

    一口尖锐的牙齿果断向他的脖颈处撕咬而来,长度惊人又含有巨力的长尾,很是逆天从另外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朝着他的腰间缠绕而来,明显是准备利用妖兽明显更强一筹的肉身进行碾压。

    已经在暗中从头到尾观察过一次的赵守寿对于这种可将怪鱼本身优势发挥到极致的常规斗法手段,又岂能没有一个提前的准备?

    降妖宝杖爆射而出,体型增大百倍以上,含有无穷的巨力,狠狠向怪鱼尾部与腰部的连接点砸下。

    黄河钵盂之中喷出一股激流,则是从侧面撞向怪鱼的鱼鳃出,留下一道鲜红色的印记,且在间不容发之际,将携带有一股腥臭味的鱼口撞开,在一连串有预谋的进攻之下,轻松将怪鱼看似强悍的进攻一一化解开来,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咻咻”此时的怪鱼被击退之后,并未向往常一样暴怒,一双鼓起的鱼眼睛之中,除了嗜血之外,尚且有一丝似有似无的嘲笑。

    赵守寿只感觉到背后一阵阴风传来,面对这种高速之下产生近在咫尺的进攻,并无任何有效的应对手段。

    原来在这个洞穴之中尚且有第二条怪鱼的栖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可谓是将自身的实力超常发挥出来,借用水流的力量,身体一个轻微角度的侧移,勉强避过后心要害处,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一点。

    随着一道血光的闪烁,一阵剧痛的袭来,左胸口处只留下一个胳膊粗细的贯通伤口,一条体型明显更加瘦小的怪鱼在血色的浸染之下出现在远处,长长的鱼舌正在鱼嘴周围舔舐着,似乎在品味着血液的味道。

    面对这种棘手的状况,他并未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应对,另外一条怪鱼的岂能放过如此良机?它的第二轮进攻已经来临。

    “原来是一雄一雌两条怪鱼,今日败的不冤”以灵力勉强在伤口之外形成一层防护罩,赵守寿呢喃一声,脸上的神色倒是越发的冷峻,时至今日他必须为自己的大意买单,现在最重要的正是保证自身生命安全的基础之上突围。

    明眼人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两条怪鱼越发嗜血的眼睛之中,可以有一个明确的认知。www.sgg3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