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丰网址直营:685 切腹


本站公告

    大概临近中午的时候,釜山这边的热闹,终于平静了不少。

    没有了马蹄声,没有了火枪声,也没有了喊杀声。

    不过烈火燃烧的声音,还是在继续。

    釜山的海面上,有无数的尸体浮着,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海浪,在海面上起伏着。

    同时,有七八艘船,还是在码头??孔?,不过被烧着,只剩下了一点残骸,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沉入海底。

    在岸上,到处都是踩踏而死的倭人,有衣着光鲜的,也有一身补丁的,他们的下场,都是一样。

    大约还有三千多的倭人,面向大海跪在那里??此堑淖笆?,有普通的倭人,也有倭人军卒,全都在瑟瑟发抖,没有例外。

    明军将士们,基本上都已经下马,让战马能休息,而他们则在打扫战场,有些没有被火烧掉而他们刚好又需要的物资,便都整理出来。

    原本在后方虚张声势的朝鲜人,全都已经赶到了码头这里。

    此时的他们,正在处决那些跪在那里的倭人俘虏。

    对此,吴三桂压根不管,或者说,就是他默认的。

    朝鲜人和倭人,那是有死仇的。每一个踏足朝鲜的倭人,都是想趴他们朝鲜人的身上吸血。不杀了这些侵略者,念头不会通达。

    “报!”吴三桂正在扫视釜山,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急促地马蹄声,转身看去时,却见一名夜不收疾驰而来,到了近前之后,立刻禀告道,“大帅,大约有一队五百人的倭人步军,正往釜山而来!”

    吴三桂一听,便知道这一队倭人步军,应该是来接应今天要出发的倭人。

    于是,他便点了三百骑军,前去灭了那些倭人步军,至少不能让他们逃回去报信。

    随后,吴三桂也传令全军,休整到午后,便准备出发了。

    釜山之战,是这次南下第一战,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但是,之后的战事如何,还不好说,讲究的,是一个快字。

    换句话说,接下来就会辛苦了!

    朝鲜人组成的步军,自然就不适合再随军行动了。

    吴三桂也交代他们,倭人被杀了这么多人,肯定会迎来非常大的报复,要他们早点躲入深山,最好不要露出踪迹,等待朝廷大军的反攻。

    全服吩咐完毕,又检查了全家将士的装备物资之后,午后时分,吴三桂便领着三千关宁骑军主力,向北进发。

    釜山之战受伤的几个关宁军将士,则由朝鲜人组成的步军照顾,躲入深山。

    等到傍晚时分,一直看到釜山这边没什么动静了,对马岛这边的倭人,才派了船过来釜山看情况。

    尸山血海来形容,并不为过。

    在码头最醒目的地方,还竖着一块飞车大的牌子,上面用血写着四个汉字“血债血偿”。

    在这四个大的汉字附近,还有一些字,同样都是血所写。

    “滚出朝鲜!”

    “报仇雪恨!”

    “倭人都该死!”

    “……”

    对马藩的倭人,不敢登陆,赶紧回去禀告,随后,又连夜向倭国本土派出了快船。

    朝鲜南部这边,在随后的几天内,突然一下热闹起来。

    对于倭人来说,就是末日来临;而对于那些被倭人奴役的朝鲜人来说,却是痛快报仇的一天。

    吴三桂所部的关宁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天就破袭两百里,烧杀倭人,并不用打扫首尾,自有那些被解放出来的朝鲜人去补后续。

    杀那些躲起来的倭人,烧掉房子,破坏粮田,带着收集起来的物资,躲入山林。

    也正是有这些朝鲜人打下手,吴三桂所部的效率非常高。

    ………………

    汉城这边,松平信纲正在给柳生十兵卫送行。

    和大清帝国达成了协议,为了尽早解决朝鲜北部的明军,松平信纲抽调了南部的倭军精锐,一批又一批地派往北方,增强北方的兵力厚度,限制吴三桂所部的机动力。

    这不,柳生十兵卫所领的五千倭军,是派往北方的最后一批,正准备出发。

    “老中大人,精锐都被我带走的话,南边怎么办?”柳生十兵卫带着一点忧心问道。

    本来的话,柳生十兵卫的这五千倭军,是不在派往北方的计划之内的。但是,松平信纲最终决定,又抽调出来了这五千人马,要派往北方。

    此时,听到柳生十兵卫的问话,松平信纲当即微微一笑道:“无妨,我不是已经向将军大人求援了么?估计随后的大军,也就在这两个月内会到。朝鲜南部,也就一些朝鲜反贼还躲在山里,根本不成气候,地方治安军足以对付他们了?!?br />
    说到这里,他还拍了拍柳生十兵卫的肩膀,嘱咐他道:“倒是北方那边,一定要守好了各要道,等到大清骑军一到,就要配合展开对明军的围剿。尽量堵住,兵力还不够的话,等援军一到,我就会派过去的!”

    柳生十兵卫听了,想了下,发现这么做的话,不用等到援军到达再行动,就能早日真正掌握朝鲜北部,便没有了担心,随后就告辞松平信纲,领军北上了。

    城头上,松平信纲目送大军远去,正要离开城头回城里时,就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喊声:“老中大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这大军才出征,这边就喊大事不好了,这让松平信纲很是不满,当即转身看去,却见是南门守将,慌急地往这边跑过来。

    “老中大人,敌……敌袭!”南门守将脸色惨白地禀告,哪怕还没到松平信纲面前,就已经喊开了,“明军……明军正在大肆屠杀我们倭人村镇……”

    “什么?”松平信纲一听,顿时一惊,没看到报信的使者啊,哪来的明军?

    看着南门守将,他忽然一个激灵,顿时脸色白了白,立刻跨前几步,追问南门守将道:“哪里?哪里发现了明军?南边?”

    这一刻,他真得是非常震惊。

    在朝鲜的明军,也就是吴三桂所部吧?他们不是一直在北方折腾么?就从来没听说过,他们有南下过??!

    怎么突然之间,他们就跑到南方去了?

    这怎么可能?

    然而,听着南门守将的禀告,忽然之间,松平信纲一下想到了很多,顿时脸色惨白,连忙喊道:“快,快,立刻追回来,追回来……”

    吴三桂所部明军突然在南方大肆杀戮,以骑兵的机动力,绝对会有非常大的破坏力。

    他还想到了,南方最为重要的地方,就是釜山。虽然那边部署了将近八千的军队,可是,此时的他,心中一点底都没有,能不能守住釜山?

    要说对倭军的战斗力,他心中是最有数的。

    当初岛原之乱的时候,十几万大军,只是攻打四万农夫的反贼,结果不但攻不下来,还把统军大帅给杀了。后来是他领着德川幕府直属精锐,用了围困之法,才最终把这次造反给镇压了下去。

    就如今这个时候的军队战力,根本就不能和丰臣秀吉时候的军队战力可比。

    之所以会如此,松平信纲心中其实很清楚:就是历代将军大人一直在打压地方大名,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不能让他们掌握强力的军队。完全可以说,削弱地方军队,对于德川幕府维持统治是最重要的。

    也是如此,吴三桂所部才三千多兵力而已,却能一直在朝鲜北部肆虐。

    如今倭军质量不行,就只能是数量取胜。

    松平信纲就想着本土派来更多的军队,以兵力的优势压缩吴三桂所部的活动空间。

    可是,没等本土的援军抵达,吴三桂所部却突然袭击了朝鲜南部!

    意识到后果非常严重,松平信纲真得有点急坏了!

    不多久,柳生十兵卫自己先骑马赶回,急匆匆地赶到松平信纲面前,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出了什么情况?”

    此时的松平信纲已经缓了过来,知道急也没用,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下,还没说完呢,就又有快马来报,说某某地方发现明教,急需增援。

    柳生十兵卫一听,顿时就急了,当即转身就跑,同时说道:“我即可领兵增援!”

    “慢!”他还没走几步,就被松平信纲给叫住了,等他不解地转过头看过去时,松平信纲便表情严峻地说道,“你就算赶过去也是晚了!以骑军的机动力,你根本就赶不上。能被骑军打下来的地方,肯定会被打下来,至于那些大城,骑军并无攻城能力,也无须担心!”

    柳生十兵卫听了,正想说什么时,就见松平信纲又严厉地说道:“目前来说,我最担心的是釜山。那边没有城墙可守,你多带点兵力,不管其他,直接赶往釜山。哪怕路上遇到明军,也不要管!”

    釜山对倭军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如今的他,只希望明军并没有到釜山那么远。要不然,一旦釜山有失的话,必定损失惨重。别人不知道,至少他这个负责朝鲜的,估计要切腹自杀了!

    此时的他,非常地悔恨,那个吴三桂怎么就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跑来朝鲜南部这么远的地方,他就不怕没有后勤补给回不去了?

    7017kwww.sgg33.com